Daylight【黑若】

白晝下的河畔,日光遍灑大地。和風輕拂,青草隨著風
的節奏擺動。河水散出條條波紋,令灑落在河面的光線
呈現不規則的型態,夜裡出現的星空如今宛如沉澱於
河底,使它泛發著若隱若現的光芒。


難得的空暇,再加上河畔的靜穆使自己平下心來。
若松騎著自家的腳踏車,心感滿足地享受著假日的閒暇。


於草地上的某一處停下來,將腳踏車放在一旁,彷如在
自己家裡似的,若松放鬆全身、呈大字型躺在草地,閉
上雙眼感受著這舒服悠閒的氛圍。

  
在緊閉著的雙眸,本應隱隱透著微弱的光線。霎時卻被
什麼擋住似的,沒有任何一絲光線映入眼底。一下子無
法適應,使若松的眉頭微微皺著,其後緩緩地瞇起眼睛、
看個究竟。沒想到映入眼簾的人,是在WC初回戰中擊敗
桐皇籃球部的隊伍的選手,黑子哲也。


「午安,若松前輩。」


有著柔和、透明感,猶如河水一樣清澈的聲音,瞬間在
若松耳中的深處迴響著。


兩人眼神相交了一會,若松方才從自己的意識抽離出來。

  
「呃、你是誠凜那個黑子對吧…?」


黑子存在感薄弱的形象,反而令自己印象深刻。因此自比
賽結束至今,依稀記得對方的名字。


「是的。」語落,逕自在若松身旁坐下來。


「抱歉…沒想到突然被人叫住,所以剛才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帶著抱歉的神色,不好意思地搔著自己的後腦勺。


「沒關係,我知道前輩很陶醉於剛才那個自己的小世界。」

  
「呃、什…?!」


黑子的話使若松慌亂不己,一股羞恥的感覺瞬間傳遍若松全身。
假如現在有洞,還真想立刻鑽進去、逃避眼前的現實。


黑子眼角餘光注意到若松的反應,嘴上浮現淡淡的笑容,繼續道:
「每當假日在這裡看書,都會看到前輩面帶笑容,騎著腳踏車經
過這裡。可是……」


停頓了一下,黑子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奈、
失落的表情。

  
「……想要跟若松前輩打招呼的時候,前輩已經一溜煙溜走了。」


老實說,相比青峰那類自我中心、目中無人的小鬼,面對像黑子
這類型的人,在某程度上還要棘手。他確實沒做錯什麼,可是選
擇默不作聲,總覺得會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不、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啦!下次我會注意的,然後再跟你打
招呼,這樣行了吧…?」


眼看黑子向自己投以像小狗般楚楚可憐的目光,無意識地伸手揉著
對方水藍色柔軟的髮絲,藉由安撫對方的情緒。


「這不是前輩的錯。」黑子自然親切的微笑再次浮現在臉上,道:
「小部份原因是跟前輩有關,但剩下來的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


「哈啊…?」若松搞不懂黑子話中的意思,只是歪著頭、疑惑地
凝眸著對方。


「可以的話,請前輩多笑一點。」趁若松處於錯愕、什麼也搞不清
的情況下,黑子將未完成的話繼續說下去:「因為前輩的笑容,很好看。」


若松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液,在剎那間,全都湧到自己的臉上。
除了臉頰之外,他覺得整個人的熱度,也熱得不合乎常理。若松
拼命想在腦海中找到可以回應黑子的話語,希望能夠掩飾自己慌
亂的情緒。可是腦袋卻突然一片空白、處於完全無法運作的狀態,
使自己變得語無倫次。


「每次太專注於若松前輩的笑容上,可能就是因為這原因,才會
跟前輩錯開。」


黑子臉上依舊掛著柔和的笑容,他伸手拉住若松的衣領、另一手
則撫住對方的脖子,然後如同葉子掉落在水面般的輕柔,輕吻對
方的臉頰。


在騎腳踏車的時候,連自己笑了出來也不知道,反而是因為別人的
提醒方才意識到,本已覺得丟臉到家。然而,這個後輩卻毫不留情,
一秒比一秒做著一些更過分的事,使若松現在彷如跳掣般,身體停
止一切的運作。
  

「前輩,在青峰君面前千萬別露出這種表情,不然會吃虧的。」


鬆開若松的衣領後,黑子漸漸拉開距離,直至可以直視對方的雙眸為止。


「為了提高前輩的警覺性,剛才的是小懲罰。」


看到若松依然呆若木雞地朝著自己的方向望過來,可是卻眼神散渙、
眼中沒有焦點,黑子只是微笑一下,道:「請你將我的勸告銘記在心。」


趁若松還沒反應過來,黑子已經站起身來,說:「那麼再會,前輩。」

   
接著,便主動消失於若松的眼前。


待黑子離開後,若松方才意識到自己的心臟正大暴走跳動。他無力地
撐在草地上,另一手無意識地緊緊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


那傢伙,剛剛明明自己主動來攀談,現在卻擅自的主動離開……


若松無力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掩住早已通紅的臉龐。

  
「現在的一年級生…是真的沒問題吧?」若松低聲喃喃著。


混亂的思緒混入於空氣中,如果可以的話,真想透過涼風,將自己
內心的煩惱一拼吹進河裡。可惜的是,心中的煩惱並不可能在短時
間內消除。如今,只剩下白晝傾聽著內心的苦惱。


-Fin-



【後記】
黑若日黑若日黑若日////////!(別吵
明明聲稱自己是ALL若的(雖然最喜歡的是青若沒錯),
可是連一篇別的小攻配上若松的文都沒有,
實在有點對不起大家和自己…(扶額
所以!昨天放學回家已經立馬趕文!
然後今天順利的趕上黑若日真是很高興…//////(掩
起初,真的很煩惱黑子的性格該怎麼捉摸……
接著,跟朋友討論完後,自己得出的結論是腹黑無口攻////////
雖然我筆下的黑子好像不太無口,
只剩下腹黑和愛用言語逗弄小受的小攻///////(掩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黑若文/////
那麼我又得繼續趕其他文了嗚嗚//////下次再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