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遠方的我們【出勝&抹布切】





綠谷緊握背帶在寬敞的走廊大步跑著,謐靜的環境只聽到腳步的回音,
越往前走準備上課的嚴肅氛圍越是濃厚,使他的步伐急促起來。


輕輕打開A班的教室大門,綠谷膽怯的探頭望向裡頭,瞧見講師桌還
沒出現相澤老師的身影隨即鬆一口氣。踏入教室後同學向他投以意
味深長的眼神,綠谷靦腆的搔著後腦回應,接著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經過前方的位置他的背包撞開某樣硬物,磨擦地板的刺耳聲音赫然
響遍整個空間。


綠谷頓時望向後方,爆豪的桌子因他的背包90度往右移去。微不足道
的意外使綠谷流下不成正比的汗水,不到一秒爆豪狠狠拍打桌面,
大喊:「廢久你是盲的嗎?!」


爆豪站起身揪著綠谷的衣領,近距離目睹爆豪暴怒時的三角形雙眸,
過於震驚的畫面使綠谷往後退。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小勝先不要這樣好嗎…?」


「是怎樣那樣什麼撞到就是撞到!視力那麼差要不要幫你挖掉雙眼,
然後交給治療老太婆加以強化使你能看得清楚一點?啊?!」


「住、住手啦!」


綠谷緊握爆豪的手試著鬆脫,這種與他對抗的反應,按道理爆豪會
固定綠谷的手不讓他得逞,但爆豪像碰到靜電不到數秒便飛快甩開。


「小勝…?」


與平日不一的反應使綠谷不禁擔心起來,面對這份過於直接的情感,
爆豪立刻撇開視線,嘖了一聲用左腳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下。


真要吵起來,飯田必須走到兩人身邊勸架,直到相澤老師來到教室才停下。
如今飯田走到一半,兩人已自覺地靜止下來,這種不自然的舉動反而換來
其他人的沉默。


與綠谷和爆豪的孽緣相反,爆豪與切島之間相比其他同學要好。學校以內
大部分時間兩人都在一起,連帶式令切島身邊的好友蘆戶和瀨呂與爆豪有
不少接觸。


三人同步的望向爆豪,之後跟座位相鄰的好友對望一會,蘆戶把右手放在
嘴邊,小聲說道:「今天結束得還真快,兩人的關係慢慢變好了嗎?」


「這不就比七大不可思議更令人無法想像?」


蘆戶和瀨呂悄悄作出猜測時,切島托著腮幫子端詳爆豪的舉動。


爆豪低頭盯著地板,然後視線移向窗外。切島伴隨爆豪的動作不同,
他的目光亦有所變化,讓視野更廣闊仰高頭部望去。


「喂切島!怎麼了嗎?」


坐在切島右上方的蘆戶在他面前揮手,突如其來的動作瞬間吸引
切島的注意。


「啊沒有!還以為是其他同學,結果又是爆豪那慣犯。」


瀨呂按捺不住捧腹大笑,擦著眼角的淚水回應:「除了爆豪那笨蛋之外
還有誰會做這種蠢事啦!」


「臭膠帶你說什麼?!看我宰了你!」


明明專注在眼前的景色絲毫不在乎身後的事物,說到與他有關的負面
評語耳朵總是變得特別靈敏。爆豪來到瀨呂身邊勒著對方的脖頸,
兩人正要吵鬧,相澤老師便來到教室門口。


「又是爆豪嗎…?」


相澤老師沒多看一眼已說出正確答案,一口氣喝光精力飲料,
將變成薄膠的包裝丟到垃圾桶,道:「不想被趕出校就給我停下,
一句相同的說話別讓我重複那麼多遍。」


爆豪的青筋和憤怒遍佈臉上,等下發生學生違抗老師的場面也不意外,
但爆豪簡短回應一句「是。」便跟著相澤老師的話照辦。


所有人司空見慣很快便收拾心情上課,而切島臉上仍帶著一絲
狐疑的凝望爆豪。


*****


幾分鐘前仍一片靜寂的飯堂,在鈴聲響起後的數分鐘,每個角落
逐漸被學生填滿。


切島捧著盛滿高高白飯的餐盤,四處尋找那孤高的身影。頂著一頭
淡金髮色的爆豪,不到一會切島透過此一顯眼特徵找到對方。


爆豪手上沒什麼動作,與平時怕有人跟他搶飯吃的狼吞虎嚥不同,
正利用筷子把玩眼前的食物。


「喂-爆豪──你不吃就給我。」


切島彎下身,握著叉子從爆豪旁邊朝把玩著的食物伸去。


「你靠近一點試試看,看我會否一秒掰斷你的手。」


「好可怕…這真的是出自優等生的發言嗎?」


「少囉嗦。」


爆豪捧著麻辣拉麵向相反方向轉身,在切島沒法碰到的地方將湯麵
一口氣吃進肚子。切島不可思議看著行為跟五歲小孩差不多的高中生,
拿對方沒輒的笑了笑。


「最近總是發呆,是不是遇到什麼?」


「腦袋長草的類型看到別人不講話,除了發呆之外就想不到其他原因,
所以才一直當考試吊車尾啊混帳髮。」


「可惡我不想承認,但又沒法否認……」


言語上的攻擊化成銳利刀刃連環砍殺切島的自信,他渾身沒力趴在飯桌,
在他身邊的爆豪則若無其事拿起飲料喝著。


「…爆豪你啊,今天早上又和綠谷吵架對吧?」


「你這混帳幹嘛突然說到廢久?」


「沒有啦,只是覺得你們之間有種微妙氛圍。看上去吵個沒完沒了,
但又不覺得你們有想像中那麼惡劣,至少你們有機會坦白說出對於
彼此的感覺。」


「說著這些話你都不覺得自己噁心?」


「好過分?!」


「少擺出一副了解一切的嘴臉啊。」


爆豪把喝光的飲料隨手丟到盤子,對話仍未結束已捧著餐盤站起身來。
爆豪瞪了眼主動坐在身旁的切島,那個眼神彷彿將對方隔至無法連繫的
另一個空間。


瀨呂和蘆戶正好目睹爆豪和切島之間的對望,他們眼裡充滿疑惑的四目相投,
得不到答案的他們也只能把視線放回兩人身上。


瀨呂和蘆戶站立的位置十分明顯,但爆豪絲毫沒把目光放在他們身上,
並將他們當作空氣直行直過。切島望向爆豪走得乾脆的背影,他無奈笑著,
跟不在旁邊的對方說道:「說得也是。」


上天開玩笑的選擇暴露一絲情感也天崩地裂被自尊心佔據的少年,
早上的亮光灑落在泛紅的白晢肌膚,一頭毫無掩飾的短髮,使紅透
的耳根子和脖頸一覽無遺。


自尊心強烈的人因被碰到手,露出難得可見的感情變化,儼如訴說
對方在他心中佔有特別地位。


縱使雙方處於極端的顏色層面,於無盡的球體不停走著重複
不上不下的情感,在極為狹小的空間無論逃到多遠,他們的
顏色依舊順著球體的弧度而滑落,由極端的色彩演變成同一隻
顏色。透過球體的保護,彼此的想法也不會因無限空間而分散,
而是在對方能聽得到的固定地方迴響。


可是其中一人仍自以為與對方毫無關連,當身體做出與心裡所想的相反
行為,拼命從對方身邊逃跑開始,已不知不覺染上那人的色彩,
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已展示答案。


讓人放下緊繃心情,回想起家裡溫暖的橘紅淋浴在街道。切島步出車站,
人來人往的大街少了幾分像早上一樣的緊湊,他隨意的停下步伐,
望向被馬路隔開的另一邊。


手拿著速食食物身穿與雄英不一的制服,幾位年齡與切島相若隨處
可見的男高中生,於馬路對面的道路上行走。切島的目光停留在
其中一位笑容親切開朗的少年身上。


少年身邊的同學把背包移到前方,拿著飲料的同時翻找東西,
看上去十分狼狽。不到幾秒少年上前替朋友拿著飲料,揚起
微笑跟同學說了幾句話,同學回以放心的笑容便繼續忙他的。
少年臉上的柔和神緒,即使從遠處聽不到他的聲音,
已被他渾身上下的溫柔所感染般的靜下心來。


目光主動追隨帶來安心的事物,因這種舉動更令切島的眼神產生
變化。他臉上出現的表情,與早上所發現的思緒相若。


相隔一條馬路確實不遠,但放眼看去卻令他產生一輩子
沒法觸碰得到的遙遠。


「真羨慕你和綠谷啊,爆豪。」


*****


與初中的體育課截然不同,像是考驗人體極限於一小時反覆做著
劇烈運動。連看似相較輕鬆的躲避球,在雄英也能變成殺人運動。
因沒特別限制只要仍有體力隨時可以上場,亦意味著課堂完結前
不會結束這場地獄式訓練。


切島步伐蹣跚,在劃線以外的地方找空位坐下。球場上明明只有
一個白色球體,從空中飛快的傳來傳去,劃過的殘影讓人誤以為
有百多個球。


全身上下充斥著的悶熱,看見球場與自身相反的衝勁,
切島納悶的大大嘆了口氣。


其中一位活躍份子隨地抓了個白球,一下子扔到切島懷中,
道:「喂換你,混帳髮。」


「還以為你沒有極限啊…不過饒了我吧爆豪,完全不想動。」


「不到一小時已窩在一旁休息還真沒用。」


面對爆豪多高傲的態度,切島依然能以笑容回應,但在這時候
聽上去,卻滿是諷刺意味的刺痛切島的心臟。


「可不是每個人像你一樣,什麼時候都能充滿活力的去面對啊…」


爆豪打量切島臉上的表情,不到幾秒便移開視線,彎下身從對方
懷中把球拿走。


「還以為你是更有魄力的傢伙啊,算了。」


視線放在影子交集的木地板,球鞋與光滑的地板磨擦時發出的
刺耳聲音從耳邊擦過。缺乏向身體發出指示的力氣,雙眸隨便
找個地方而看著。但前方久久沒出現回到球場的影子,切島抬
頭望向仍然在他身旁的爆豪。


爆豪的目光放在遠處,切島順著對方的目光,尋找在腦海中
經已描繪出來的綠色身影。


他抿了抿唇,道:「爆豪,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做?」


「啊?你這傢伙在說什麼?」

「我想說…如果在沒有希望的情況下,還想踏出第一步,
你會選擇怎麼做?」


「就不停往前走,將阻礙打飛直到找到理想中的結果為止。
這些事如果是你的話是知道的吧?別明知故問啊。」


從相比自己之上的人口中得到此一答案,漆黑一片的周遭因
染上亮光使前方的道路變得清晰可見,切島臉上綻放原有的
笑容,道:「謝啦,爆豪。」


放學的鐘聲響起,切島揹著包包衝到教室門口,用跑的來到車站。
到達目的地後飛快走到馬路旁,從褲袋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在那身影出現之前,先走過一直以來難以踏出步伐的馬路。


切島在對方經過的地方來回走著,他左右張望的同時,
不時望向手機螢幕的時間。與平日出現的時間差不多,
那身影從遠處慢慢步向這裡。


切島深深吸了一口氣,緊握早已抖得不像話的雙手,
臉上滿是嘲諷的說著:「在我心目中,爆豪你果然是怪物啊。」


無論面對哪種讓人想要逃跑的情況,還是超越常識的跨越它。
因為對方的關係出現很多沒接觸過的陌生情感,但目光仍不
曾從令他感到迷惑的身影離去。


切島切斷任何與退路緊緊相連的線,迫使自己朝那身影走去。
終日從遠方看到的對方,如今他的臉容填滿整個眼眶的近在眼前。


「那、那個…!」


突然擋著他們去路,除了那人之外,他身邊的朋友臉上都露出
不悅的神色。


「我是雄英高校的切島銳兒郎…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跟你成為朋友!」


嘴上與腦海的運作分離,發出聲音只是不讓眼前的氣氛尷尬
讓其有所動作。腦海浮現過多字句混亂的重疊在一起,
數之不盡的額外想法,經切島不停刪減僅剩下這句簡單話語。


原本直視對方的視線,不知何時已落在腳上,沉默的時間
越長答案亦顯而易見。切島揚起生硬的嘴角,準備以不曾
在對方面前出現的方式道別,肩上卻霎時傳來別人的溫暖。


目光回到前方,湛藍雙眸微彎的弧度,隨著他手上傳開的溫度,
逐漸被這份溫柔的天藍所包覆。伸手沒法觸及的天空,透過
從空氣中飄浮的藍色光體,跟著它們來到離天空相較接近的崖壁。


站在這裡向天空伸手,仍然相隔一段很長的距離,不過以天空
的角度望向大地,從遠處看到幾乎一樣的事物,現在至少察覺
到自身的存在。


-Fin-



其實寫這篇的出發點很簡單,”很想看暗戀別人的切島”
和”因不常碰到心上人當難得的看到總是默默追隨對方
身影的切島”,就乾脆寫了他校生x切島XD

還有一點就是那時候還沒找到切島的固定CP而煩惱,
文中的抹布是私心能配得上切島的理想小攻。
不過最近想開了覺得瀨切和鐵切比想像中好吃,
所以最近煩惱已飛走十分快樂////
雖說如此還是很喜歡文中的抹布,之後會試著為
這篇寫後續!切島大天使就是讓人想要為他找到幸福////
後來重看幾遍MHA覺得切島和爆豪的互動越看
越像姐妹花,姐妹花的日常果然要聊聊戀愛話題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