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松誕倒數&愚人節【桐皇若】



【櫻若 - 倒數5天】


臉部傳來的搔癢呼喚若松張開雙眸,把他帶離夢鄉的觸感仍然殘留在臉上。
摸著消失不見只留下碰觸的透明,手移到眼部並揉搓著,眼前的景象由散開
的模糊變成形狀可見。一張膽怯的臉孔映入若松眼窗,他眨了眨剛醒來略帶
乾澀的雙眸,道:「櫻井?」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前輩了。」


櫻井小心翼翼把填上記號的重要資料,放在若松眼前僅剩下少數文件的
桌面上。


「這邊已處理的差不多,等下前輩再看一下就好。抱歉都怪我動作太
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才該道歉,這裡幾乎都是櫻井你做的,謝了。桃井那傢伙剛好到其他
學校收集情報,幸好你留下來啊。」


若松撫摸櫻井的髮頂,向對方揚開一抹得救了的笑容。他拿起落在桌上
一角的圓珠筆,拍了拍雙頰低頭面對寥寥可數的工作。


「這裡還挺多蚊子的,處理完這些我們也趕緊回去吧。」


「啊、嗯嗯,對不起我會努力的…!」


「好──!」


櫻井望向專注於工作,剛開始寫的如流水般順暢的若松,遇到某些棘手的
地方頓時停下來,嘴巴像金魚開合了一會,待解決後再繼續以飛快的速度
填寫。


表情多變的若松,吸引著櫻井無法移開目光。對方集中在其他地方時,
櫻井摸了摸唇瓣仍若有似無留下的溫度,勾起一抹淡和的微笑。


雖然無法察覺到心意,但個性遲鈍這點,偶爾倒是能幫上大忙。


*******************************


今若 - 倒數4天】


「我說啊若松……」


「怎麼了今吉前輩?」


「你早上都不照鏡子直接出門的嗎?臉上有很多被枕頭弄到的印痕喔。」


「什?欸──?!」


若松立刻反應過來,摸到臉上如同紋路的地方隨即施加力度揉搓。


「現在還有嗎?」


「這種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消去的啦──別太在意,最多直至放學還在臉上
跟著你而已,睡前一定會消失不見的。」


「那豈不是班上的同學和剛好路過的其他人也會看到?!太糗了我才不要!」


平時表現豪邁的若松,同樣會在意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今吉打量著因剛才
的話瞬間著急起來的對方。這種痕跡發現以後也無濟於事,光是一句說話已
足以發揮作用改變他的節奏,今吉嘴邊的笑意顯的更深。


「聽說有一個方法挺有效的,它會令臉部肌肉鬆弛,印痕可以在短時間內減退。
若松你要試試看嗎?」


「真的嗎?!那麼拜託前輩!」


「好──」


今吉冷不防用力拉扯若松印上條條痕跡的臉頰,若松順著對方的動作重心
偏移,狼狽地掙扎了一會才站穩。


「疼!今吉前輩你突然做些什麼?!」


「你不是要我幫你嗎?我就當個助人為樂的熱心好前輩啊。」


「這、什麼跟什麼啊……」若松撫摸留下陣陣刺痛的臉頰,帶著狐疑的目光向
對方問道:「真的有效嗎這個?」


「我說你啊……」今吉笑了笑,以平時最常展現的瞇瞇眼,配著意味深邃的微笑
面向對方,道:「真不知道你這天真的個性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若松仍留在原地不解的歪著頭,而今吉的步伐則依然,使雙方的距離逐漸拉遠。
當耳邊傳來從遠至近靠來的腳步聲,今吉頭也不回視線依舊集中在前方。
他嘴邊所發出的輕笑,彷彿慶祝事情在計劃之內的滿足。


留下一些摸不清的足跡,只要找到牽引的線索就一味追求答案的單純類型,
很自然追趕過來在身邊打轉尋根究底。用不著主動出手,只需放下誘餌就
自動靠過來,這種不需動用大量勞力,卻能得到意外收穫的相處方式,
還挺有意思的不是嗎?


*******************************


桃若 - 倒數3天】


若松和桃井把放滿新隊員球衣的紙箱逐一搬到體育館,兩人打開箱子點算
著的同時,把球衣平放在台上方便球員拿取。空調剛開始運作涼意尚未
傳遍整個空間,炎熱的天氣在緊閉的地方更令悶熱升溫。


「若松前輩,請問可以借我一下嗎?」


暫時處理好手邊工作的桃井,她用手背抹了抹額上的汗水,指向若松
剛進來放在台上的礦泉水。


「這、這個?」


「嗯!是的。」


「呃、嗯啊…拿去吧。」


若松遲疑了一下,別過臉抓著頭把支裝水遞到桃井眼前。


「若松前輩你的臉頰很紅喔。」


桃井不等若松反應,先扭開瓶蓋輕啜解渴,而視線則仍然在對方身上。


「因為…那個……」若松掩耳盜鈴似的往偏一些的方向望去,掩飾增加
幾分汗水的熱度。平時講話的聲量響遍整個球場,甚至誇張的連隔壁
學校的球場也聽到,如今只以蚊子飛過的聲量說道:「這不就是…間接
接吻嗎?」


桃井眨了眨圓大的粉色雙眸,她掩著嘴巴上半身向前傾並微微抖著。
這個停頓令若松在意起來,帶著幾分尷尬緩緩回頭。


「原來前輩在意的是這個嗎?」


她歪頭的微笑方式,加重了若松臉上的苦惱。


「有點意外呢──」


「什麼意外不意外的…!倒是桃井妳加強一下防範心啊!好歹也是
女孩子!」


「好的。」桃井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她雙手放在身後,如同孩子們
踏著大步慢慢走到若松身邊,接著踮起腳尖在他耳邊,道:「但我覺得
最需要注意這點的人反而是前輩喔。」


「…哈啊?」


「嘻嘻,請若松前輩自行消化當中的意思。」


若松呆站原地眼神透露出疑惑,而桃井早先一步結束話題,從後推著對方
的背部回到工作,把這份不解於他的心中延續下去。


*******************************


諏佐若 - 倒數2天】


午休的福利社呈現互相推撞的人流,諏佐瞥了一眼後,突如其來的疼痛驅使
他揉搓太陽穴。他吐了一口白氣,挑個相較容易融入隊中的位置,用最接近
櫃台的路線盡快了結。大部分高中生視炒麵麵包為珍品,而最後一個則在
諏佐手上。他放鬆心情準備邁步回到教室時,一個剛從隊列中離開的高大
身影勾起他的注意。


撇除籃球部的隊員,甚少機會在學校碰到這類身高的同學,他朝這個身影
望去,一位終日在部活中見面的後輩隨即映入眼簾。


若松走到相隔隊列一段距離停下步伐,低頭望了望手上的午餐,接著失落
地輕嘆著。諏佐順著若松的視線,把目光落在對方手上的東西。


依照這個能把塑膠袋弄成立體形狀的物品非塑膠盒無誤,諏佐盯著裡頭若隱
若現的三角膠盒,他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在若松舉步離開之前上前攔截對方。


「跟我的交換吧。」


「呃、欸?諏、諏佐前輩?!」若松臉上盡現訝異,當諏佐把炒麵麵包遞到他
眼前,才回應對方剛才的說話:「這怎麼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沒關係的。」


之前在練習中途的午休,諏佐有時候會跟若松和今吉圍坐在一起吃午飯,
而每次對方手上拿著的差不多都是炒麵麵包。諏佐不等若松的決定,直接
從對方手上拿走三文治,再把炒麵麵包塞到他手中。


「我說諏佐前輩,還是……」


若松交替望著經已變的不同的食物,不好意思的神色盡收諏佐眼底。


「那麼我吃一口就好。」


諏佐減輕若松的顧慮,握起若松拿著炒麵麵包的右手拉近距離,另一手
則褪去包覆著外層的膠袋冷不防地咬了一口。


「這樣可以了吧?」


當諏佐抬眸再次與若松的眼神接觸,對方臉上的緋紅令他錯愕了一下。


諏佐撇開視線開始進食換來的三文治,在一起回去中途,這個尷尬的氛圍
在兩人之間瀰漫著。


*******************************


【原若 - 倒數1天】


「那麼今天我的報告先到這裡,辛苦監督了。」


「你也是,辛苦了。」


把整理好的活動日誌交到原澤手上,簡要地講解昨天隊員的
整體狀態,這為若松被今吉任命當新隊長,每天早上必須來到
職員室完成的工作。


若松的身影仍在原澤的視線範圍,在埋首工作之前,定睛凝視
若松的背影數秒,於前髮微彎的地方反覆弄著,隨後揚聲道:「若
松,等一下。」


「唔嗯?」


「這裡亂了。」


若松順著上一秒仍在耳邊響起的聲音回頭,兩人的視線交會後,
原澤指向自身耳背附近示意位置。


「咦、這裡?」


若松跟著原澤的指示,捕捉每個步驟小心翼翼地摸索著。光是模仿
眼前的動作仍有一段落差,原澤見此便站起身來到若松眼前。


「剛才是用跑的趕過來嗎?」


跟刺蝟有幾分相似,但總的來說還算齊整的刺刺短髮,耳背附近不規則
的髮則尤其明顯。原澤的右手伸向自剛才開始一直在腦海中浮現的地方,
順好這帶翹起來的淡黃髮絲。


「啊、咿──?!」


被碰到耳畔傳來的搔癢使若松縮起肩膀擋住,這爆發性的聲量讓原澤瞬間
停下動作,平時總是面不改容的他,瞳孔怔住臉上露出難得的愕然。


從四周投來的嚴厲視線集中在他們身上,若松掃視其他老師的目光,免的
麻煩事與原澤扯上關係,頓時止住聲音調整好姿勢。


「啊、那個…不好意思,下次我會注意的。」


「不用在意,我就當作消除工作上的壓力。」


「呃、啊…?」若松眼裡充滿疑惑,試著拆解原澤話語中的意思。瞥見對方
辦公桌的文件已堆積成一座完整的小山,他馬上反應過來向原澤微微鞠躬,
道:「那麼我先告辭了。」


原澤目送若松的背影,剛才彷彿貓咪被淋到冷水的反應,仍然在腦海中揮之
不去。他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帶同臉上的笑容回到辦公桌前。


*******************************


青若 - 愚人節】


「若松前輩,你背部貼著一張”我是笨蛋”的紙張。」


「啊?你這傢伙沒騙我吧?」


「騙你幹嘛?話說你的頭腦這麼差被人惡整也不奇怪吧?」


「哈啊?!你這混帳還不是笨蛋一名!」


若松橫了青峰一眼,這種不把自己視為前輩的態度,在多次的吵架
中反而變成最適合兩人交流的相處方式。考慮到青峰的頭腦沒好到
哪裡去,不像今吉前輩能想到一些相較精明的惡作劇,姑且跟著對方
所說的伸向背部摸索著。


「嘖算了…在哪啊?碰不到欸?」


「用右手會比較方便,然後往左邊一點伸去吧。」


「這裡?」


「唉…虧你打球雙手竟然短的那麼可憐,差一點啊再往左邊一點吧。」


「怎麼啊你這傢伙好歹說清楚一點啊!往左邊一點是吧?」


若松的右手往左邊伸去,身體跟著右手的動作偏右了一些,原先仍然背向
青峰現已無意識地面向對方。目光仍然落在後方仍沒看到的充滿惡趣味的
紙張,霎時對方的身影靠了過來,當望向前方唇瓣已留下不屬於自己身上
的熱度。


「就說你笨的可以。」


琥珀色的雙眸映入青峰痞痞笑著的臉容,若松不照著剛才青峰所說的,
試著反過來利用左手摸索,在背部偏左的地方只有外套的質感,
沒有對方所提及過的紙張。


-Fin-

初次體驗的孝輔生日短短倒數////
這幾天每晚緊盯著小時鐘踏入00:00立馬按enter,
雖然很緊張但可以為孝輔拼鬥真的很高興>////<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