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論【諏佐若】



晨光穿過透明的玻璃窗,分散的光芒零零碎碎的落在若松的睡臉。閉上
雙眸安然在睡覺的模樣,再配上日光的灑落,其乾爽帶有透明般的舒適
感,令諏佐難以從若松身上移開視線。


「孝輔,該起來囉。」


諏佐坐在若松身旁,兩手撐在床舖的兩側,上半身稍為向前傾往若松。
如果家裡還有別的人在,只要輕推諏佐的背部,彼此的唇瓣便能緊貼
在一起。


若松沒有半點要醒來的意思,仍然毫無防備的呼呼大睡。諏佐用手背
輕碰著若松白晢的臉頰,對方卻像醒著一樣,微微緊繃被諏佐碰過的
地方。若松兩手打開猶如投降般的睡姿,諏佐掩著嘴巴忍不住笑了起
來,這根本不是一般大學生該有的睡相吧?


諏佐把食指放在若松的手掌心,沒想到對方會反射性的緊握他的手指。
接著諏佐慢慢抽回手,若松隨即緊皺著眉心,對方如同母親不在身邊
在鬧彆扭的嬰兒一樣,令諏佐止不住好奇心再次把食指放在同一位置。
眼看若松感到安心緩緩放鬆的表情,那不合乎實際年齡的反應,使諏
佐無法忍受下去馬上站起來,並走到廚房藉由做早餐轉移注意力。


從廚房傳來陣陣的食物香氣,彷如是無聲鬧鐘一樣喚醒睡迷糊的若松,
他帶著搖晃不穩的步伐走到洗手間整理,再來到餐桌前坐下等待諏佐
所做的早餐。


「刷好牙洗好雙手了沒?」


諏佐的話語使不停往左傾斜的若松馬上坐正,儘管如此,他也只是睡眼
惺忪呆然點頭回應對方的問題。


「真是的。」


諏佐深信再不給若松半點反應,對方鐵定能拿著吐司,並將餐桌當成枕
頭般趴在桌上睡覺。諏佐伸手輕拉若松的臉頰,順手為對方抹去黏在嘴
角的麵包碎屑。


諏佐清楚知道若松不是一個懶散,不願意幫忙做家務的人。只是大部分
時候,新的一天家裡還沒被整理,都會驅使諏佐馬上動工打掃。同時,
他不希望若松餓著肚子,就算兩人原先是在差不多的時間起床,諏佐都
會特意早起來弄早飯給若松。就是因為這原因,很多時若松醒來,諏佐
已差不多完成大半的家務。


用清水洗淨剛才兩人用過的碗碟餐具,諏佐趁著閒暇啟動筆電,處理下
禮拜需要交給老師的報告。腰間霎時傳來一陣溫暖,諏佐順著方向低頭
往下一看,一頭淡黃的金髮隨即映入眼中。若松環著諏佐的腰間,並把
臉伏在他的大腿。諏佐馬上停下敲打鍵盤的動作,改為揉搓若松淡金的
髮,問道:「怎麼了?」


若松輕輕磨蹭著諏佐,表示有聽到對方的問題。因為臉貼在諏佐身上,
使聲音不像平日一樣清晰響亮,相反帶著倦意且含糊的回應對方:「每
次都是佳典處理家裡的所有事情,真的很對不起你。」


諏佐可是那種只要他有能力,寧願獨自一人將事情辦妥,也不想勞煩另
一半的類型。由兩人住在同一屋簷下開始,諏佐完全沒有覺得對方做過
什麼令他感到麻煩的事。


「孝輔能在我身旁已很足夠。」


諏佐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每天張開眼睛,看到若松健健康康,充滿活力
在他面前揚起太陽般能溫暖別人的笑容,對他而言已是一份無法替代的
珍重禮物。


「能與佳典一起生活真的很幸福。」


若松沒有抬頭望向諏佐,反而加重緊抱著對方的力道說道。


諏佐不敢相信的睜圓雙眸,隨後漾開與平日不一樣的豁然笑顏,再次揉
著若松柔軟的髮,道:「我也很幸福呢。」


若松沒有半點反應,身體像座小山一樣緩緩起伏,諏佐猜想對方大概又
睡回籠覺。先不管剛才的是夢話還是什麼,若松一直有為彼此考慮著共
同的問題,已令諏佐感到相當高興。


諏佐盡量用不會弄醒若松的力道,將若松移到床舖讓他能好好睡覺。回
到電腦桌前,他回頭凝望若松無憂無慮的睡顏,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後,
便將視線回到筆電上。


另一點諏佐喜歡若松的地方,就是他那不具任何雜質又能鼓舞他人的個
性,其力量足以成為一天生活的原動力,讓他覺得什麼事情都能輕易辦
到。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