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綻【若松誕 - 青若】

kosuke37.jpg
【插花由嵐草提供】


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總覺得與青峰之間存在的無形牆壁,
正一天比一天的減薄,沒有了以往那股能將空氣凝固的不協調感。
還記得青峰第一天加入桐皇籃球部,看到他那無人能擋,只有他本
人才可以在球場上劃出個人軌跡的球技,瀰漫在四周的空氣像是靜
止不動,宛如一股強烈的光芒在球場上閃耀,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光是很簡單的上籃和帶球,他整個動作的流暢度,已令人目不暇給。
雙眸只能緊貼著他不放,直到完成整套動作,方才意識到,自他在
球場正中央拍打籃球開始,他的身影早已深映心田。

  
不過,當相處過後,才知道那傢伙的個性,與他精湛的球技有著如
同波峰與波谷之間的落差。他那過於自信的態度,令有部分人對他
產生負面的感覺,而我亦不例外。但感到意外的是,自從誠凜打敗
桐皇後,他出席練習的次數漸漸變多,態度亦少了以往那種惡劣感。
加上今吉前輩他們畢業後,自己得接任隊長一職,這意味著就算有
多不願意,也必須跟青峰那傢伙打交道。大概跟他相處的時間變長,
逐漸拿捏到與他相處的方式。雖然要花上不少時間和耐性,但只要
好好的跟他說,那傢伙還是會將別人的話聽進耳中。


還以為這輩子跟他只會像貼錯門神,不會有好好相處的機會。沒想
到他會從那緊密、不存在一絲空隙的封閉盒子中走出來。這也要多
虧誠凜那對新人組合,才能令盒子的表面消失,逐漸看到裡面的世
界。


可能是剛好,又或許恰巧有事情要找我,那傢伙才會選擇在今天約
我出去。他啊,難道他知道…?啊不,假如他知道答案,感覺上那
個人就不是青峰了。即使是機緣巧合,相約在這對自己而言帶有特
別意義的節日見面,心裡不禁還是有點高興。


仰頭望向澄淨的天空,雲層慢條斯理的隨風飄動,在過於遠的距離
因而變成黑影翱翔的飛鳥。看到這跟平常一樣的畫面,確認所有事
情也沒有改變,依舊按照平日的步伐進行著,便踏出新的一步,繼
續往蜿蜒曲折的山路行走。


延伸至山頂的小路兩旁,白色與淡黃的碎花互相交集。縱然是不一
樣的花類,但從山腰放眼望去,兩類稍有出入的花種猶如融為一體,
形成一幅滿佈零星的畫像。春風在綠野草原輕輕劃過,山下的繁星
閃閃生輝的跟著擺動,夜幕宛如變成明亮色系的落在這片青草。一
股像羽毛般輕柔的觸感,從頭頂順著臉頰兩側落下,淡淡的香氣在
空氣中散發而出,順著花兒落下的方向抬頭一看,那張熟悉不己、
掛著直率笑容的臉孔,隨即浮現於眼前。


「還真久啊,若松前輩。不小心迷路了?」


「…誰叫你約在這裡?我對這帶又不怎麼熟悉,當然要花上一點時間。」


青峰宛如貓兒般,悠閒地趴伏在山腰上一個隆起的小丘。日光落在
他的髮,使頭上的靛藍顯的更為突出。即使在白天,這種像深海一
樣的藍色,跟他背對著的天藍絲毫沒半點違和。好像在不知不覺間,
已習慣了這種深色系的藍。雖說這裡美不勝收,但除了欣賞景色,
也沒想到可以做什麼特別的事情。難道他想要在這裡練球?但連籃
球架也沒有,總覺得不太可能。那是要我幫他處理作業的意思?感
覺上離真正的答案越來越遠了…


「前輩,剛才有注意到這裡的景色嗎?」


「怎可能沒注意到?山下的花可是很引人注目啊。」


「那就好,你先上來吧。」


很意外對方會伸出手,想要助自己一臂之力爬上小丘。呆愣的盯著
對方厚實的右手,接著將視線落在他的臉上。青峰那副像是在期待
著什麼的表情,不禁令人覺得這傢伙還是有可愛的地方。在低下頭、
悄悄地揚起微笑的同時,放心的緊握著他的右手,然後比想像中還
要輕鬆的登上小丘。


站直身子,雙腳穩穩的踏在小丘。距離越遠,視野便越是廣闊,在
雙眸映出的景色亦跟著變多。現在才曉得,和暖的淡黃不光只在山
下,而是整個山頭恍若染上太陽折射的顏色。即使你站在遠方,這
片耀眼的淡金仍然能映入眼中。

  
「很美…!虧你找的到這個地方!」


「如果不美,也不會叫前輩來這裡吧?」


「所以…你是想讓我看到的嗎?」


青峰躺在樹蔭底下,因為僅有零碎的光映在臉上,令他的笑容變的更
不顯眼。他聳了聳肩,垂下眼簾低頭望向那個只有他才知道的遠方。
這個反應使心裡產生莫名的感覺,這傢伙還真是跟他的髮色一樣,有
種捉摸不透,就算自認為緊緊的握在手中,這股靛藍的神秘感,還是
有辦法從你手上溜走。
   

有時候,連自己也快要搞不清楚。要是那麼麻煩,就這樣放任他不管
不就好了?真的有必要將麻煩抱在身上嗎?到頭來感到頭痛的人可是
我耶?儘管是隊長,這也只是稱號,職責什麼的純粹是附加。如果為
了整體效率,應該直接不理會那小子才是上策。反正他也會乖乖的出
席比賽,其他事根本與我無關。但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深處就是有種
不能讓他亂來,不可以令他更深一步、陷入那片深不見底的黑色海洋。
不過,最令人傷腦筋的地方是,連自己也找不到答案,完全想不透為
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


和風漸漸喚回思緒,這下才意識到,剛剛一直為青峰的事情苦惱。搞
什麼…明明一直盯著小丘下的淡黃,腦海裡全都是那個與眼前的景色
格格不入的傢伙。在不知何時更坐了下來,因為過於苦惱的關係,使
屈曲的雙腿更貼近上身,抱緊雙腳的力度亦逐漸變大,眼睛以下的部
分更埋進膝蓋。縱然天氣暖和,但此刻只感覺到整個人燙的像發燒一
樣灼熱。


霎時,感覺到有個輕的彷彿沒有重量的東西落在頭上。小心翼翼的撫
摸著這個像圈狀的東西,手中只感覺到柔軟的觸感,以及令人舒服的
涼氣。摘下來一看,一個由淡黃與白色組成的花圈隨即映入眼簾。白
黃的顏色,和像光點般細小的形狀,毫無疑問是屬於這個地方的花兒。
沿著花莖觸碰著細小的花瓣,每朵獨立的花也透過青翠的花莖緊密地
連繫在一起。要令幼小的花莖互相交織,花朵不被纏住、分明的顯在
眼前,絕對要花上大量的心機和時間,才可以做到這細膩的效果。

  
「生日快樂,前輩。」

  
起初還以為是否聽錯什麼,回頭望向後方,視野被白黃的碎花填滿,距
離近的幾乎要碰到眼前的花朵。站在身後的人將他手上的花束遞到懷中,
視野沒再被花束擋住,方才知道並不是錯覺,而確實是經由他本人所說。


「你…怎會知道?」


「五月那傢伙有在說啊,就算起初不知道,現在也變的知道了。」


「呃、嗯唔…原來你的腦袋可以容納那麼多東西啊?」


「…前輩,你到底將我想成什麼怪異的生物?」


他有將生日日期,這種難以記在心中的數字放進腦袋,就該偷笑了。就算
他的性格起了多大變化,也沒料到他會特地準備自己的生日,而且還準備
的那麼周到。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相約在這裡為的就是這原因。這傢
伙果然總會做一些預料之外的事。


手中的花束猶如夜裡吸引飛蛾的火光,牽引自己靠前聞著花的淡香。花的
氣味如同它的外表一樣,樸素、簡單,不會有濃烈刺鼻的感覺。從花兒的
裡到外,也蘊藏著送禮的人的一份心意,使人無法抗拒這份純粹、完全的
禮物。


青峰看到若松那麼靠近自己送他的花束,忍不住掩著嘴巴竊笑起來。


「怎麼了?」


「沒有,只是覺得你們很相似。」

 
「相似…?什麼跟什麼相似?」


青峰以沉默回應若松的說話,因為他覺得,這個答案只要他知道已相
當充足。他當然不會沒來由,萬無目的相約對方在這裡見面。從若松
擔任隊長,青峰滿腦子都是眼前這片一塵不染的星點。若松如同這裡
的碎花,初次見面的時候,並不覺得他有什麼過人之處。但時間長了,
與他相處的日子變久了,才知道他是球隊不可或缺的存在。如果若松
沒有在桐皇籃球部出現、沒有在比賽時說出鼓舞隊友的話語,沒有誓
死不屈的叫自己出席部活練習,相信這個籃隊部早就變的不堪入目,
彷彿山上缺少了這片淡黃的襯托,只剩下一個充滿死寂的山頭。而球
隊亦維持著不像隊伍的狀態,如同散沙般支離破碎,繼續承行主張個
人攻擊的錯誤觀念。


青峰拿起若松手上的花圈,重新為他戴上。此刻,他相信沒有比若松
還要更適合這個花圈的人存在。


「那個啊青峰…雖然我很喜歡這個花圈,但花不是很快凋謝的嗎?」


「有什麼關係…?反正每年也有春天啊。」


若松漾開笑臉,對方這種像小孩子無理頭的個性,實在拿他沒輒,令
人無法反駁。他這樣說,豈不是在暗示每年春天也想要送花圈給自己?


「謝謝你。」


一句很簡單的言語,卻沒有任何比這句更具說服力的字句。揚手觸碰著
青峰靛藍的髮,同時在心裡細想著,相信今年的春天即將有著三百六十
度的轉變。以往的事物隨著冬天逐一枯萎,而美好的事物將會迎接春天
綻放。


吶、你說,如果我們選擇在更早之前好好說話,是否在以往的春天,花
兒早就打開,沒有凋謝的一天呢?


-Fin-



【後記】
若松生日快樂!!
我世上最可愛的小天使你終於踏入成人階段我很高興!

其實文中的花是滿天星(霞草)///艸///
一直很想寫一篇用花兒當作主題的若受文/////
在想該用什麼花類的時候,腦海中第一時間閃過的就是它////
花的外形已經跟若松很相似,
然後我看到它的花語是「單純、雖然是配角,但不可或缺」,
就一秒決定用滿天星來代表若松//////

真心覺得如果若松是我的兒子,
我是會駕著沙拉利到學校接人的兒子控把拔!
還要通宵達旦準備令孝輔感到難為情的生日會
--將孝輔打球英姿的海報SIZE照片貼滿整個房間--
↑然後邀請爆多親朋戚友慶祝,
看到孝輔美好的一切!(你根本在羞恥play孝輔
這樣的設定很萌啊我要將標題改成樹若!(X

然後孝輔的生日根本比國慶日重要啊我說!
我只能將我的小宇宙演變成文字當作是我的禮物,
--而且還要是跟你最討厭的青峰在一起我真的對不起你--
不過真心希望孝輔會喜歡今天我準備的小小心意///////\
再一次祝孝輔生日快樂最愛你了!!
--發現整篇跟文章無關單純在表白--
那麼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賀文///////下次再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