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改變的顏色【獨步春 - 夏陽誕2016】



一家從遠處看去彷彿被巨山包圍的菜館,眾多長得魁梧的男性食客,
面對十分充裕的食物仍怕被其他人搶走,胃部像無底洞一碟接一碟
狼吞虎嚥吃進肚子。在巨山之中兩個相較嬌小的身影,其中一人的
食量絕不比他身旁的巨漢遜色。


在食物散發出來的煙霧變得薄弱之前,柳絮夾食物的動作快得出現
無數對手,一瞬間已所剩無幾。


唯獨坐在他對面的夏陽,碗裡的食物跟剛來的時候沒太大分別。


夏陽托著腮幫子望向別方,右手懸掛在空氣中,筷子僅靠食指作支撐
不穩的左右搖擺。柳絮盯著毫無反應的夏陽,直截了當從對方碗中夾
食物。


「那個、前輩你在做什麼…? 」


「沒有。」


柳絮的明目張膽使夏陽立刻反應過來,然而在他回過神來的時候,
碗中的食物已在柳絮嘴裡。


「我打算留到最後一刻才吃的…現在沒有了……」


「咱就是知道才這麼做,誰叫你一直發呆。萬一遇到賊人的奇襲你
早就沒命了。」


「對不起…」


「算了,你是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


「欸?」


夏陽眨眨雙眸,看見柳絮投來的目光,彷彿自內心深處開始搜索的銳利,
他不自覺移開視線,待不自然的沉默接近極限,視線方才回到柳絮身上。


「沒什麼,前輩不用擔心。」


「是嗎?」柳絮掃了夏陽一眼,接著站起身來,拿出錢包往上拋了一下,
道:「那走吧。」


兩人安靜地踏上回去的道路,剛才的事情彷彿沒發生過一樣。柳絮比夏陽
走得更前一些,他望向前方的道路,亦注視著那嬌小的身影。


「阿陽你今天發生什麼回事?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那異常沉默的態度,還有,從回去到現在一直盯著咱,你是搞什麼?」


「咦、」在努力隱藏卻被對方毫不掩飾的說了出來,夏陽臉上被緋紅蓋過,
吞吞吐吐地回應:「…沒有啦,我只是在想附近的小孩和前輩,誰長得比
較高而已……」


下一瞬間,夏陽的視線赫然被什麼擋住。夏陽望向視野只容納到的上方,
剛才仍在他前面的柳絮,不知何時已跳過來以爬樹方式緊抓著他。


「你找死嗎?!」


柳絮亂搔夏陽的頭髮,使他本來有點凌亂的髮絲,變得更像雜草。


「等一下前輩你先下來吧!」


被擋住視線的夏陽怕失去平衡,害兩人一起跌倒在地上,他站在原地
保持方向感,兩手則試著制止柳絮。


在夜深時分的謐靜街道,兩人的吵鬧格外聒耳。附近傳來開門聲,
柳絮瞥見一位露出不悅的鄰居從屋裡走出來,馬上放開夏陽回到地上。


「嘖、」柳絮緊握夏陽的手,匆匆拉著夏陽遠離那個位置,在離開之前
回頭瞄向夏陽,道:「等下再教訓你。」


回到施傅家裡,柳絮用力打開門再把夏陽推進去。夏陽端詳柳絮的動作,
看他踩著大步朝房間走去,夏陽看見對方還沒任何表示,便攝手攝腳回到
房裡。


夏陽把袋子隨地一放,大字型躺在床上。隨著與柳絮相處的次數日漸增加,
腦海裡那熟悉的男孩身影出現的次數亦變得頻密。腦海的記憶變成現實般
的投射在天花板,男孩在前方不停跑著,然後回頭望向他,揚起與柳絮幾
分相似的笑容。


「從以前開始一直都是跟在你們身後呢…」

似曾相識的溫暖,從內心解放覆蓋全身。可是無論怎樣向前伸手,
也無法觸碰來自久遠的真實。隨著右手落下,男孩的笑容融入影子之中,
當四周徹底被黑夜吞噬時,一切將消失得無影無蹤的空洞。


猶如令他從回憶中抽離,窗外突然傳來猛烈的拍打聲。


夏陽回想起柳絮說過會教訓他的話,想到這裡臉色隨即發青。
他小心翼翼打開窗戶,瞧見柳絮有點生氣的表情,更是令他
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前輩,晚上好…」


夏陽細瞧站在窗框沒有跳進房裡的柳絮,全身上下戒備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
但柳絮仍然在他預料之外的時候下手。柳絮領著夏陽的衣領朝他拉去,
道:「你是不是有些話要跟咱說?」


「什、什麼話…?」


「有些事情咱不會硬要你說出來,但相較基本的沒有隱瞞的必要吧?」


與原先所想的相反,夏陽不解地望向柳絮,對方見此亦搔了搔頭。
柳絮另一手握著細小得僅用一隻手就能包裹全部的東西,把它一口氣
壓在夏陽胸口。


「今天是你的生日對吧?」


夏陽往柳絮手裡一看,改變動作時這些小東西的位置與上一刻不同,
因而變得清楚可見,分別是兩張紙條和花束。

「前輩你怎麼會知道?」


「洗完澡剛好碰到師父準備這種鬼東西。」柳絮晃了晃寫著”青樓任你喝”
的紙條,接著道:「他也是從附離負責處理名冊的人聽來才知道。」


「原來如此…」


「你要說的不光只有這些吧?幹嘛什麼都不說?」


夏陽打算移開目光,柳絮所投來的強烈視線使他只能定住,
無法像之前一樣迴避。


「…說了以後你們一定會花心思慶祝,我只要和前輩你們在一起
已經很高興,還特地說出來不是太貪心了嗎?」


「你這笨蛋…偶爾貪心一些也沒關係吧?好歹試著更大膽說出
自己的想法啊!」


夏陽凝視柳絮堅定的目光,猶豫不決的態度與光一樣,無論在多
黑暗的環境,仍然毫不猶疑散發耀眼的光芒。


彼此之間的共通點多不勝數,當看到其中一人,腦海亦不由得
浮現另一人的影像。


大概因為這原因,從前輩身上才感到意外親切吧。


「阿陽你是不是越來越大膽?咱說了那麼多話你竟然一句也沒回應?!」


「不是的…」


夏陽回握柳絮的手,久違的溫度使他難以放下。


「只是思考該如何回應。」


柳絮靜靜看著這樣的夏陽,摸了摸亂翹卻十分柔順的髮,
道:「要是發生什麼事不要什麼都不說,知道嗎?」


柳絮的觸碰像哄別人睡覺的輕柔。在這份溫柔的包容之下,
因此變得越來越任性之前,夏陽率先劃上句號。他抬起頭,
跟平日一樣揚起柔和的笑容,道:「嗯,我會努力的。」


看見夏陽的微笑,以及慢慢離開他的右手,柳絮蹙緊雙眉沉默
一會兒。


「知道就好,那你快點休息吧,晚安。」


語落,柳絮從窗框跳下,消失在夏陽眼前。


望向柳絮離開的方向,夏陽手背蓋著雙眸一口氣躺回床上。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彷彿處於只有兩人存在的透明球體。彼此分享著
同樣的天空和景色,其中一方的心情出現變化,天空的色彩也跟著改變,
讓對方看見變得不一樣的顏色從而得到心靈上的慰藉。屬於夏陽和柳絮
的透明球體,夏陽歡愉的情緒會透過天空傳達給柳絮。然而,出現灰暗
的情感時,則在改變天空的顏色之前,收納在對方找不到的地底。


自身的灰暗不感染對方澄澈的蔚藍,這就是他今年的生日願望。


隔天起來,映入夏陽眼簾為柳絮送他的花束。他從床上緩緩坐起身來,
掃視房裡的東西,然後目光留在一個容器上。他站起身走過去,
拿起能安放花束的瓶子把它放進。


夏陽將花瓶放在床旁的小櫃子,他輕輕撫著圓小的花瓣,彷彿透過
花朵感受昨天的溫暖一樣。


夏陽為花兒澆完水,踏出房門來到空無一人的大廳,準備朝廁所走去時,
桌上一個形狀奇怪的東西奪去他的注意。往桌面一看,發現一隻平躺
在桌上刺滿長針的娃娃。


「是誰放在這裡?」


夏陽翻轉娃娃,娃娃背後一句用像是血跡寫的扭曲文字,
寫著”生日快樂,阿陽”的字句。


「嗯,是希楓兄送的呢。」


夏陽把娃娃放進褲袋,收到以不同方式表達的祝賀,迎接新的一天。




-Fin-




雖然有腦補過不少設定,但實際地創造出來夏陽是第一位。
夏陽是擅長安慰別人但不擅長解決個人煩惱的類型,
接下來還請翼翼的柳絮多指教,
希望夏陽愛把自己藏起來的個性不會氣壞柳絮Q///Q
看上去很靠不住卻意外地可靠,
相比自己的事情會先考慮到對方,
擅長察言觀色,無論遇到多惡劣的人態度仍然很溫柔。
夏陽是我的憧憬,我也相信這樣的你一定能突破重重難關。
後面的劇情有點鬱鬱寡歡還是很希望夏陽的生日能愉快度過XD
祝你生日快樂,愛你///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