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wer【青峰誕│青若】




「青峰你這混蛋!要是有空閒時間呆在天台,倒不如來部活練球!」


每天、每天,在青峰耳邊都會聽到這句熟悉的差不多能每字每句背出來的說話。


青峰知道若松很討厭他,他卻不清楚若松心目中的『討厭』,到底存在著
什麼意思。換著是他本人,絕對不會對看不順眼的人有任何情感可言,倒
不如說根本不屑一看。


只能說這位前輩真是莫名其妙的可以。


在天台呆了一段時間,青峰感到無聊的前往體育館,透過旁邊門上的玻
璃窗,尋找著每天總會看到的淡黃身影。


部活的隊員,不像平時一樣拼命練球,而是偷偷摸摸,像是悄悄地舉行
什麼儀式一樣,佈置著體育館的四周。


青峰好奇的從體育館的正門邁步進入。


才剛走了幾步,那位相處多年的青梅,卻上前阻止自己的去路。


「阿大!你不是在天台發呆嗎?你來這裡做什麼?!」


「好歹我也是籃球部的王牌,來體育館有什麼需要感到驚訝?」


青峰視若無睹,他側著身避開桃井的阻止,下一秒映入他眼中的畫面,
猶如在意料之外般,使青峰瞪大了他那細長的青色雙眸。


沿掛在台上的旗幟,上面寫有『祝青峰生日快樂!』的字樣,以及在長
桌中央,放著一個份量不小的奶油蛋糕。從那次敗北結束後,他確實偶
爾有到部活練習。但是,並沒有因為這原因,與其他成員拉近了雙方的
關係。


「是若松前輩主動說要為你辦生日會的。」桃井像是看穿青峰的心思,仰
頭望向比他高出一截的青峰,猶如解答他心中的疑惑一樣,繼續道:「剛
才我與阿姨在通電話,討論該怎樣慶祝你的生日,前輩恰巧聽到我們的對
話內容,主動跟我說不如在這裡也為你辦一場,因為籃球場是你努力和喜
歡的場所。」


眼看青峰意想不到的反應,桃井揚起可愛的笑容,道:「這點你得好好跟
前輩道謝,他在隊員面前幫你說了不少好話呢。」


青峰怔怔看著若松的背影,對方顧著分配隊員佈置體育館,連當事人來到
這個為了給他驚喜的地方都不知道。


他大步走到若松身後,然後單手搭著若松的肩膀,硬要對方面向自己般將
人轉過來。


「前輩,你討厭我嗎?」


「青、青峰?!你怎麼會在這……」


「我再重複多問一次,你討厭我嗎?」


絲毫沒有保留讓若松思考的時間,青峰只是想知道對方心中的答案。


「當然討厭了笨蛋!你問這個是在幹嘛?!」


預料之中的反應,使青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細笑著。


加入帝光中學籃球部的第二年,打球對他而言單純是毒品一樣的存在,
藉由參與沒有任何意義的得分比賽,證明自己仍有在打球。有時候他覺
得,自己只是籃球隊的工具,每次只需要像機械人一樣,不具任何人類
的思考得分,就可以繼續擁有那件證明自己是正選隊員的球衣。


那時候他甚至認為,就算沒有8月31日這天的存在,都沒什麼大不了。


但自從遇上若松,自他擔任隊長以後,隨著對方不顯眼的鼓勵與關懷,
內心深處正一點一滴地逐漸改變。


每次看到若松,他都不曾記起在帝光時期那段不好的回憶,充斥在他腦
海中的,就是開始覺得能誕生在這世上,其實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我說前輩,我覺得你的日語還沒達到應有的水平耶?回去查查看
『討厭』的意思吧。」


他掛在若松身上,輕蹭對方一下後,趁對方抓狂前馬上鬆開對方。


然後,今天的慶生日,伴隨著兩人的喧鬧聲正式開始。



-Fin-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