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青若】

節奏輕輕的白色樂曲,銀白雪花的飄落。在月色映照下,
散發著白色光芒的聖誕樹,染上一層淡薄的靛光。各種只
有在白色聖誕才看到的景物,如今正互相襯托、突顯當中
無可取替的美。彷彿只要其中一樣物品不存在,這個輕柔
的浪漫氣氛就會變得不完美,令人無法完全傾心於當中。
能撫平人心中的波動,這個節日理所當然受著大部分人的
喜愛,使街道的人潮多出平日的數倍。


若松在喧囂熱鬧的人群中穿梭,幾經波折,終於逃脫而
出,來到指定的約定地點。他仰頭一望,佇立在繁華地
段正中央、五光十色閃耀的聖誕樹,隨即在若松的雙眸
中映出。他的身高在同級生中,算是獨樹一幟。可是站
在這巨型的聖誕樹下,整個人變得像碎星般渺小。


舉頭凝望著樹上閃閃生輝的裝飾,接著視線往下一掃,
在人潮中發現一抹黑色的身影,正慵懶地倚著樹下的大
型禮物。若松錯愕的眨眨眼,揉了揉雙眸再重新審視,
得知自己沒認錯人後,二話不說朝那人的方向走去。


「……青峰?今天是吹什麼風…你這傢伙竟然比我還要
早…?」若松仍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實,只是睜大雙
眼,努力想要認清是否身在虛幻的夢境中。


聽到有人在喚自己,青峰反射性的望向聲音的主人。


「…喔?若松前輩…」隨意的向對方打完招呼,青峰習慣
性的伸手挖著耳孔。「今吉前輩和良他們不會來。」另一
手漫不經心的按著手機,然後開門見山向若松道出。


「什…?!慢著!諏佐前輩不是說邀請我們到他家裡慶祝聖
誕節的嗎?!現在是什麼回事?!」得知事情不像預期中發
生,若松立刻連珠式向青峰表示心中的驚訝。


「前輩,你家的手機只是擺設嗎?自己不會看簡訊?」青峰
懶得向若松逐一解釋,蓋上手機後,閉上雙眸、不打算解答
對方的問題。


青峰不把長輩放在眼裡的態度,使若松氣得滿肚子是火。
不過此刻,相比找青峰算帳,更想要知道前輩和櫻井他們
沒法來臨的原因是什麼。最終只是嘖了一聲,然後順著青
峰的意,不情願地打開了手機。


簡訊的內容大概是,諏佐家裡臨時有事,沒法空出地方讓
大家開派對;今吉需要處理大量作業,加上假後需要應付
考試,決定善用假期加以溫習;而櫻井則是因為家裡只有
母親一人,為了陪伴她,最後選擇留在家裡。


得知各人皆有特別的理由,若松只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沒有再作出任何怨言。畢竟人家已解釋過了,在簡訊的最
下方更寫上對不起的字眼,如果還要繼續感到氣忿,反而
最沒法原諒的人會變成是自己。


若松失落的表情盡收青峰眼底,他站直身子,趁若松沒注
意到,馬上牽起他的手,往一個隱藏在鬧市中非常不顯眼
的小巷走去。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差點失去重
心跌倒在地上。


「青峰!你這傢伙在搞什麼飛機啦?!」勉強站穩腳步,
強行跟著青峰的步伐走著,使步姿顯得狼狽不堪。


「…我不管你的頭腦有多簡單,多多少少還是有所察覺吧?」
青峰沒有回頭看身後的人,依然顧我繼續以自己的步速行走。
「你是真的認為,我會萬無目的比你早到嗎?」為了讓若松知
道這是話語中的重點,故意往後瞥了對方一眼。


看到青峰難得沒露出輕浮的一面,若松也跟著認真起來,在剛
才發生過的一連串意外,努力釐清情緒,重新組織、消化對方
的說話。


「……難道…因為肚子餓,想要早點去諏佐前輩家吃晚飯…?」
對自己的答案不大有信心,若松只是輕聲的說出來,然後在青峰
背後偷覷著他的表情。


青峰無力的搖了搖頭,微微別過臉、哭笑不得的苦笑著。另一手
則扶著額,心想為什麼有那麼單純的高二生在自己的學校出現。
已把話說得那麼淺顯易懂,沒想到換來的,卻是這種完全沾不上
半點關係的答案。不過仔細想了一下,如果對象是若松,真的任
何意想不到的答案,都能夠從那人口中說出。


「…錯了。」沉默良久,青峰最後還是嘗試將話說得再淺白一
點,道:「我…不想讓你白等而已。」


其實他在家裡呆著的時候,早已在手機看到前輩和櫻井他們無
法來到的簡訊。但是想到若松那麼粗心大意的個性,大概能料
到他在趕去目的地時漏看了訊息,結果只有一個人呆呆的站在
熱鬧的人群,浪費時間等著不會出現的伙伴。幸好約定地點離
自己家裡沒多遠,還沒想清楚下一步該怎麼辦,已換好衣服、
奪門而出。


感覺到身後的人沒有任何動靜,好奇的往後看著對方。然後下
一秒,瞬間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打從心底裡湧現而來。


映入青峰眼簾的是,若松紅著臉、用手背捂住嘴臉加以掩飾的
表情。青峰感到臉頰的溫度,跟現在處於的環境完全不合乎正
比。他無法忍受的望回前方,帶著若松往為陰暗黑巷帶來一線
光明的盡頭走去。


踏出小巷後,現在所看到的,是與剛才的鬧市截然不同的景色。
昏黃的街燈映照在下方漆黑的長椅,受到光線的影響,突顯出其
歷經長久歲月的木紋。除了青峰和若松之外,大部分人潮都集中
在小巷裡的另一頭。縱使,人群的喧囂,和輕快的聖誕樂曲,仍
然從巷子裡傳來若隱若現的聲音。不過相比處於現場的環境,經
已變得既小又虛。


不喜歡與人有任何來往,更別說要待在那麼吵鬧的地方。青峰寧
願在幽靜的環境呆著,也不想與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推推撞撞,或
者有任何不必要的身體接觸。他只怕一下子沉不住氣,連動手揍
人了也不知道。避免這種麻煩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更不想將若松
拖累下水,還是早早帶著人離開,遠離那個使人心情不愉快的地
方。


青峰分神張望四周,看到長椅旁邊堆積著大量的白雪,他提起腳
步朝那個方向走去。他靜靜的蹲了下來,為了方便行動,乾脆脫
下手套,將眼前的雪揉成球狀。


若松感興趣的走上前去,然後兩手撐在膝蓋上,仔細看著青峰在
做什麼。不到數分鐘,青峰經已做好一個完整的球狀。接著,他
又開始做起另一個體積較小的球形。即使一直對青峰有所不滿,
可是對方手巧靈活的技術,真是打底心底裡讚嘆不已。若松從沒
想過,青峰除了打球以外,竟然還隱藏著其他技能。


大概理解青峰目前在做什麼,若松也跟著蹲下來,在青峰身旁捏著雪球。


「前輩…?」沒想到若松會跟著做,帶點訝異、瞠大雙眸注視著對方。


「在這種又冷又靜寂的地方,只有一個雪人在這裡的話,實在太可憐
了。」若松沒有像青峰脫下手套,只是笨拙地反覆揉著手上的雪。
「我也來做一個吧。」


縱然在白天來臨的時候,最終會受不住暖氣,變回普通的白雪。
儘管如此,假如有多一個同伴跟著一起溶化,總比只有自己一個
消失不見來得要好。


青峰清楚知道若松心裡的想法,他開懷地笑了一下。做好自己的
雪人後,將整個人挨著若松。


「以你這個做法,大概到明天也還沒弄好吧?」緊握著若松的兩
手,呈現從後環抱著對方的姿勢。「得用這個力度,雪才不會輕
易散掉。」利用若松的雙手,教著對方做雪人。


「呃、嗯啊…難怪剛才怎樣弄也弄不好吧…」若松只專注在手上
的雪球,沒有意識到兩人的動作,是處於多曖昧的狀態。


經過一段時間,兩人所做的雪人總算大功告成。儘管是他們一起
做的,外表卻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


「我說前輩…如果現在不是在下雪,讓別人看到你做的雪人,大
概會誤以為今天是萬聖節吧…?」青峰微微蹙著眉,瞇起雙眸、
盯著被若松弄得東歪西斜的雪人。


「囉嗦死了!總比沒做好來得要好吧?!」若松惱羞成怒的向著
青峰怒吼。同時,眼角餘光瞄到青峰的手,因剛才脫去手套做雪
人,變得沒有一絲血色。「笨蛋…」伸手握著青峰冰冷的雙手,
然後貼在自己的臉頰上,從而令對方的手變回正常的溫度。


不論手掌心的碰觸、還是內心裡的感覺,全都感受到若松所帶
來的溫暖。這抹淡黃的光影,總是無時無刻為自己填滿力量。
在快要被暗黑的情緒吞噬,彷如在幽暗的房間裡點亮蠟燭,頓
時充滿了光明。彷彿在冬日下,因飢餓令身心都無比難熬的鳥
兒。驀然,卻在雪地上找到一棵僅有的冬青,吃下鮮紅色的果
實,替自己充飢、回復生氣。即使有多難耐,如今已清楚知道
不再是一個人,而是有其他人願意伴在身邊,一起共度難關。


「聖誕快樂,孝輔前輩。」輕柔地捧著若松的臉頰,在對方的
額上烙下蜻蜓點水的吻。


哪怕,以往有過多冷酷的經歷。但所有事情經已過去,也沒必要
為無法改變的事實而有所執著。這一刻,只想著目前所擁有的一
切,不再有一絲的疑惑。要是有任何冰冷的感覺再度侵襲,根本
沒必要感到恐懼。因為心裡是溫暖的,儘管身在多寒冷的地方,
已不再有任何影響。



-Fin-

【後記】
祝大家聖誕快樂!
在聖誕節當天趕上賀文真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
雖然脖頸早已酸痛得只能望著鍵盤打字的程度orz
然後在中途又發生了一段小插曲orz
不過在快要放棄的時候,
想著如果真的關掉word不再寫下去,
之前一直以來的努力就會化為烏有////
同時我會超對不起青若的Q口Q!!
最終還是以少年jump主角堅毅不屈的態度繼續努力!

其實在我心裡的青若,除了若松不停被青峰欺負的模式,
事實上,超喜歡若松天真無邪的個性能夠治癒青峰/////
因為青峰算是很會鑽牛角尖,思想又纖細的孩子////
動不動就會將事情想到壞的方面去/////
然後在想,若松傻傻可愛又簡單的個性,
對青峰而言大概算是一種救贖/////
若松根本是聖誕樹上吹著喇叭的可愛純情小天使!!(X
小受治癒小攻,兩人互相扶持,這樣的設定是我最喜歡的!
今年多虧青若真是為我帶來很多改變/////
未來一年也要繼續喜歡著這對可愛的CP/////!!

祝大家在2013年順順利利,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賀文咧/////!那麼下次再見/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