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a box【青若】∥Best Wishes【諏佐若】

Love in a box【青若】

日光從窗外流洩而來,為白色、簡約的房子增添一層淡薄的透明感。
屋子裡的實用面積沒有很大,四周卻充斥著一股淡黃般溫馨的感覺,
蘊含著令人安心的暖氣。


若松整理自家的盒子將近一小時,不過收拾了那麼久,還是覺得有哪
裡不太對勁。


青峰眼角餘光瞄到若松,一直在為手中靛青色的盒子而苦惱,他帶點
好奇的邁步走向對方。


來到若松身邊,發現裡頭的東西,全都是這幾年親自弄給對方的小手
作。而且,幾乎保存得完好無缺。


「...前輩,幹嘛將它們放在一起?」錯愕的盯著若松手上的小盒子,
有點意外對方會那麼珍重自己送他的禮物。


「...呃嗯、嘛...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啦...」被青峰這樣問道,若
松帶點難為情的抓著頭、移開視線。


「...嗯?」若松的反應加重了自己的好奇心,微微歪起頭細看著對方。
不過想到若松沒有說出來,便沒再追問下去,只是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髮。


「如果喜歡的話,我再弄給你就好啊。」語落,青峰站起身來,慢條斯理
的走回原先的地方。


若松揚起微笑,向青峰點了點頭。他輕輕撫著盒子的表面,並以對方無法
聽到的聲音,輕聲道:「...那是因為,一打開盒子...就能看到你滿滿的
心意啊。」




Best Wishes【諏佐若】

原先有著幽靜氛圍的神社,剛踏入新的一年,人潮總會變得絡繹不絕。
諏佐和若松看到人群沒有減少的跡象,兩人完成參拜許願後,便急忙離
開排隊人龍。


「吶,諏佐前輩!剛剛我的願望是保佑前輩通過考試,能夠順利升上大
學!有了神的祝福前輩一定沒問題的!」遠離門庭若市的人潮後,若松
接二連三向諏佐說著自己許願的內容。


諏佐有點沒好氣的吐了一口白氣,心想哪有人會那麼大肆的向別人說自
己的願望是什麼。


「...我說孝輔,你那麼為我著想我很高興,不過下次只要為自己祝福
就好了。」有點拿若松沒輒,輕拍著對方淡黃色的後腦勺。


「那諏佐前輩的願望是什麼?」諏佐的話並沒有減弱若松興奮的心情,
他二話不說向對方提出新的問題。


「希望你未來一年能夠順順利利、身體健康啊。」


「欸?!前輩還不是在為我祝福!」


「......有什麼關係?孝輔的事即是我的事,這沒差吧?」


語落,諏佐方才意識到剛才的話語好像有什麼怪怪的地方。
他呆愣的望向若松,若松也反射的注視著諏佐。兩人的雙眸
對望了一會,靜如止水的沉默過後,換來的是兩人豁然開朗
的笑聲。



-Fin-

【後記】
2012年最後一篇的文章喔!
由於本人的惰性日益嚴重,只能生個終極短篇ORZ還請見諒咧><!
寫完這兩篇,有點想要寫青→若←諏/////
為了若松的事而著急的青峰,平日冷靜的諏佐卻因為若松而焦躁不安,
以及完全毫不知情的若松!我覺得這樣的互動絕對是萌點!
末來一年可以挑戰看看咧~順便虐虐青峰好了嘿嘿嘿////(喂!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兩篇超級短文////未來一年也請多指教!明年見/

冬青【青若】

節奏輕輕的白色樂曲,銀白雪花的飄落。在月色映照下,
散發著白色光芒的聖誕樹,染上一層淡薄的靛光。各種只
有在白色聖誕才看到的景物,如今正互相襯托、突顯當中
無可取替的美。彷彿只要其中一樣物品不存在,這個輕柔
的浪漫氣氛就會變得不完美,令人無法完全傾心於當中。
能撫平人心中的波動,這個節日理所當然受著大部分人的
喜愛,使街道的人潮多出平日的數倍。


若松在喧囂熱鬧的人群中穿梭,幾經波折,終於逃脫而
出,來到指定的約定地點。他仰頭一望,佇立在繁華地
段正中央、五光十色閃耀的聖誕樹,隨即在若松的雙眸
中映出。他的身高在同級生中,算是獨樹一幟。可是站
在這巨型的聖誕樹下,整個人變得像碎星般渺小。


舉頭凝望著樹上閃閃生輝的裝飾,接著視線往下一掃,
在人潮中發現一抹黑色的身影,正慵懶地倚著樹下的大
型禮物。若松錯愕的眨眨眼,揉了揉雙眸再重新審視,
得知自己沒認錯人後,二話不說朝那人的方向走去。


「……青峰?今天是吹什麼風…你這傢伙竟然比我還要
早…?」若松仍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實,只是睜大雙
眼,努力想要認清是否身在虛幻的夢境中。


聽到有人在喚自己,青峰反射性的望向聲音的主人。


「…喔?若松前輩…」隨意的向對方打完招呼,青峰習慣
性的伸手挖著耳孔。「今吉前輩和良他們不會來。」另一
手漫不經心的按著手機,然後開門見山向若松道出。


「什…?!慢著!諏佐前輩不是說邀請我們到他家裡慶祝聖
誕節的嗎?!現在是什麼回事?!」得知事情不像預期中發
生,若松立刻連珠式向青峰表示心中的驚訝。


「前輩,你家的手機只是擺設嗎?自己不會看簡訊?」青峰
懶得向若松逐一解釋,蓋上手機後,閉上雙眸、不打算解答
對方的問題。


青峰不把長輩放在眼裡的態度,使若松氣得滿肚子是火。
不過此刻,相比找青峰算帳,更想要知道前輩和櫻井他們
沒法來臨的原因是什麼。最終只是嘖了一聲,然後順著青
峰的意,不情願地打開了手機。


簡訊的內容大概是,諏佐家裡臨時有事,沒法空出地方讓
大家開派對;今吉需要處理大量作業,加上假後需要應付
考試,決定善用假期加以溫習;而櫻井則是因為家裡只有
母親一人,為了陪伴她,最後選擇留在家裡。


得知各人皆有特別的理由,若松只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沒有再作出任何怨言。畢竟人家已解釋過了,在簡訊的最
下方更寫上對不起的字眼,如果還要繼續感到氣忿,反而
最沒法原諒的人會變成是自己。


若松失落的表情盡收青峰眼底,他站直身子,趁若松沒注
意到,馬上牽起他的手,往一個隱藏在鬧市中非常不顯眼
的小巷走去。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差點失去重
心跌倒在地上。


「青峰!你這傢伙在搞什麼飛機啦?!」勉強站穩腳步,
強行跟著青峰的步伐走著,使步姿顯得狼狽不堪。


「…我不管你的頭腦有多簡單,多多少少還是有所察覺吧?」
青峰沒有回頭看身後的人,依然顧我繼續以自己的步速行走。
「你是真的認為,我會萬無目的比你早到嗎?」為了讓若松知
道這是話語中的重點,故意往後瞥了對方一眼。


看到青峰難得沒露出輕浮的一面,若松也跟著認真起來,在剛
才發生過的一連串意外,努力釐清情緒,重新組織、消化對方
的說話。


「……難道…因為肚子餓,想要早點去諏佐前輩家吃晚飯…?」
對自己的答案不大有信心,若松只是輕聲的說出來,然後在青峰
背後偷覷著他的表情。


青峰無力的搖了搖頭,微微別過臉、哭笑不得的苦笑著。另一手
則扶著額,心想為什麼有那麼單純的高二生在自己的學校出現。
已把話說得那麼淺顯易懂,沒想到換來的,卻是這種完全沾不上
半點關係的答案。不過仔細想了一下,如果對象是若松,真的任
何意想不到的答案,都能夠從那人口中說出。


「…錯了。」沉默良久,青峰最後還是嘗試將話說得再淺白一
點,道:「我…不想讓你白等而已。」


其實他在家裡呆著的時候,早已在手機看到前輩和櫻井他們無
法來到的簡訊。但是想到若松那麼粗心大意的個性,大概能料
到他在趕去目的地時漏看了訊息,結果只有一個人呆呆的站在
熱鬧的人群,浪費時間等著不會出現的伙伴。幸好約定地點離
自己家裡沒多遠,還沒想清楚下一步該怎麼辦,已換好衣服、
奪門而出。


感覺到身後的人沒有任何動靜,好奇的往後看著對方。然後下
一秒,瞬間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打從心底裡湧現而來。


映入青峰眼簾的是,若松紅著臉、用手背捂住嘴臉加以掩飾的
表情。青峰感到臉頰的溫度,跟現在處於的環境完全不合乎正
比。他無法忍受的望回前方,帶著若松往為陰暗黑巷帶來一線
光明的盡頭走去。


踏出小巷後,現在所看到的,是與剛才的鬧市截然不同的景色。
昏黃的街燈映照在下方漆黑的長椅,受到光線的影響,突顯出其
歷經長久歲月的木紋。除了青峰和若松之外,大部分人潮都集中
在小巷裡的另一頭。縱使,人群的喧囂,和輕快的聖誕樂曲,仍
然從巷子裡傳來若隱若現的聲音。不過相比處於現場的環境,經
已變得既小又虛。


不喜歡與人有任何來往,更別說要待在那麼吵鬧的地方。青峰寧
願在幽靜的環境呆著,也不想與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推推撞撞,或
者有任何不必要的身體接觸。他只怕一下子沉不住氣,連動手揍
人了也不知道。避免這種麻煩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更不想將若松
拖累下水,還是早早帶著人離開,遠離那個使人心情不愉快的地
方。


青峰分神張望四周,看到長椅旁邊堆積著大量的白雪,他提起腳
步朝那個方向走去。他靜靜的蹲了下來,為了方便行動,乾脆脫
下手套,將眼前的雪揉成球狀。


若松感興趣的走上前去,然後兩手撐在膝蓋上,仔細看著青峰在
做什麼。不到數分鐘,青峰經已做好一個完整的球狀。接著,他
又開始做起另一個體積較小的球形。即使一直對青峰有所不滿,
可是對方手巧靈活的技術,真是打底心底裡讚嘆不已。若松從沒
想過,青峰除了打球以外,竟然還隱藏著其他技能。


大概理解青峰目前在做什麼,若松也跟著蹲下來,在青峰身旁捏著雪球。


「前輩…?」沒想到若松會跟著做,帶點訝異、瞠大雙眸注視著對方。


「在這種又冷又靜寂的地方,只有一個雪人在這裡的話,實在太可憐
了。」若松沒有像青峰脫下手套,只是笨拙地反覆揉著手上的雪。
「我也來做一個吧。」


縱然在白天來臨的時候,最終會受不住暖氣,變回普通的白雪。
儘管如此,假如有多一個同伴跟著一起溶化,總比只有自己一個
消失不見來得要好。


青峰清楚知道若松心裡的想法,他開懷地笑了一下。做好自己的
雪人後,將整個人挨著若松。


「以你這個做法,大概到明天也還沒弄好吧?」緊握著若松的兩
手,呈現從後環抱著對方的姿勢。「得用這個力度,雪才不會輕
易散掉。」利用若松的雙手,教著對方做雪人。


「呃、嗯啊…難怪剛才怎樣弄也弄不好吧…」若松只專注在手上
的雪球,沒有意識到兩人的動作,是處於多曖昧的狀態。


經過一段時間,兩人所做的雪人總算大功告成。儘管是他們一起
做的,外表卻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


「我說前輩…如果現在不是在下雪,讓別人看到你做的雪人,大
概會誤以為今天是萬聖節吧…?」青峰微微蹙著眉,瞇起雙眸、
盯著被若松弄得東歪西斜的雪人。


「囉嗦死了!總比沒做好來得要好吧?!」若松惱羞成怒的向著
青峰怒吼。同時,眼角餘光瞄到青峰的手,因剛才脫去手套做雪
人,變得沒有一絲血色。「笨蛋…」伸手握著青峰冰冷的雙手,
然後貼在自己的臉頰上,從而令對方的手變回正常的溫度。


不論手掌心的碰觸、還是內心裡的感覺,全都感受到若松所帶
來的溫暖。這抹淡黃的光影,總是無時無刻為自己填滿力量。
在快要被暗黑的情緒吞噬,彷如在幽暗的房間裡點亮蠟燭,頓
時充滿了光明。彷彿在冬日下,因飢餓令身心都無比難熬的鳥
兒。驀然,卻在雪地上找到一棵僅有的冬青,吃下鮮紅色的果
實,替自己充飢、回復生氣。即使有多難耐,如今已清楚知道
不再是一個人,而是有其他人願意伴在身邊,一起共度難關。


「聖誕快樂,孝輔前輩。」輕柔地捧著若松的臉頰,在對方的
額上烙下蜻蜓點水的吻。


哪怕,以往有過多冷酷的經歷。但所有事情經已過去,也沒必要
為無法改變的事實而有所執著。這一刻,只想著目前所擁有的一
切,不再有一絲的疑惑。要是有任何冰冷的感覺再度侵襲,根本
沒必要感到恐懼。因為心裡是溫暖的,儘管身在多寒冷的地方,
已不再有任何影響。



-Fin-

【後記】
祝大家聖誕快樂!
在聖誕節當天趕上賀文真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
雖然脖頸早已酸痛得只能望著鍵盤打字的程度orz
然後在中途又發生了一段小插曲orz
不過在快要放棄的時候,
想著如果真的關掉word不再寫下去,
之前一直以來的努力就會化為烏有////
同時我會超對不起青若的Q口Q!!
最終還是以少年jump主角堅毅不屈的態度繼續努力!

其實在我心裡的青若,除了若松不停被青峰欺負的模式,
事實上,超喜歡若松天真無邪的個性能夠治癒青峰/////
因為青峰算是很會鑽牛角尖,思想又纖細的孩子////
動不動就會將事情想到壞的方面去/////
然後在想,若松傻傻可愛又簡單的個性,
對青峰而言大概算是一種救贖/////
若松根本是聖誕樹上吹著喇叭的可愛純情小天使!!(X
小受治癒小攻,兩人互相扶持,這樣的設定是我最喜歡的!
今年多虧青若真是為我帶來很多改變/////
未來一年也要繼續喜歡著這對可愛的CP/////!!

祝大家在2013年順順利利,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賀文咧/////!那麼下次再見/

冬日公園下的約定【諏佐若】

細小的雪花從冬空中緩緩飄落,若松坐在被蓋上一片銀白的公園裡
的鞦韆上,舉頭凝望著徐徐飄下的雪花。他在手掌心吐出暖氣,兩
手交疊在一起、輕輕的磨擦著,藉由為身體帶來一絲的溫暖。


兩腳往地上一撐,鞦韆帶有幅度地輕盪著。鏽鐵磨擦的聲音,更彌
漫在充斥謐靜氛圍下的公園。


一陣沉穩的腳步聲,混雜於鞦韆發出的聲音之中。若松感覺到步伐
慢慢靠向自己,他猛然抬起臉,一張熟悉的臉孔隨即映入眼中。


「諏佐前輩!」


眼看自己等待著的人終於來到,內心歡愉的情感馬上一湧而出。


「抱歉,剛才學校那邊有事情要忙,所以來晚了。」


諏佐面露尷尬的笑容,然後兩手插進自己的衣袋,走向若松旁邊
空置著的鞦韆坐了下來。


「沒關係啦!畢竟前輩也要忙升學的事。」


「…可是、嘛,讓後輩等了那麼久還是會不好意思啊。」諏佐皺起
眉、瞇起雙眸,靦腆的笑著,右手搔頭的動作使整個人顯得更為尷
尬。驀然,諏佐的雙瞳一睜,像是回想到什麼似的,突然伸手亂揉
著若松的髮,繼續道:「你現在已經是隊長吧?我也想早點知道你
目前的事跡啊!」


現在兩人的互動,彷如一隻大型犬成功將球撿回來,主人則熱烈的
揉著牠脖頸的毛髮以示獎勵。由於諏佐的舉動過於突然,若松一下
子沒有反應過來,脖頸以上的部分,就這樣隨著諏佐撫摸的力道跟
著晃動。


雖然諏佐的個性看似沉默寡言,可是若松跟他相處了已差不多達三
年,不多不少還是會清楚對方的個性。話一直不多的諏佐竟然對自
己的事感興趣,加上一直以來除了練球的碰撞,或者在比賽勝出後,
才會搭著肩膀一起分享喜悅。除此之外,兩人基本上完全沒有任何
身體接觸,更別說像是摸頭這樣親切的動作。根本連想都沒想過,
諏佐會做這種使人心情霎時變得難以形容的事。


這個動作並沒有維持太長的時間,不到幾秒,諏佐已抽回手。感覺
到對方的手從自己頭上離開,若松下意識摸著諏佐剛才觸碰的位置。
明明是冬天,可是依然感覺到暖氣仍殘留在髮絲間。


若松謹慎的思考著該如何向這位前輩匯報,難得諏佐向自己提出問
題,不好好回應他這怎麼行…?


稍為想了一下內容大概,若松倒吸了一口氣後,略帶一絲羞澀的,
道:「…其實,自從前輩你們畢業離開桐皇後,籃球部也沒有很
大變化。每天的練習依舊持續著,雖然青峰那小子的態度還是很
臭屁,不過對比以前確實有很大的改善…還有櫻井那傢伙,還是
老樣子動不動就道歉啊…唔,新進的一年級生也沒什麼問題。縱
然偶爾也有像青峰一樣不來練球的傢伙在,不過相對之下真是容
易處理多了…」


若松停頓了一下後,繼續道:「…所以,整體而言算是不錯的。」


其實,任人聽到後輩說身為前輩的自己,離開籃球部後幾乎沒有任
何改變,不免還是會有一股落寂感侵襲內心。不過諏佐卻亦然,他
閉上雙眸,滿意的揚起一抹微笑。


諏佐聽到若松那麼認真的回答,方才意識到剛才所問的問題實在有
點多餘。儘管若松比我們年小一歲,可是責任感卻比任何人還要強
烈。諏佐依稀記得若松剛入部時的模樣。那時候,的確是他長得比
若松高,可是隨著時間流逝,轉眼間,已反過來要抬眼望著對方講
話。不過他深信,不論外表還是心智上,若松確實比以往成熟多了。


此刻,真是深深能夠理解為何今吉會將隊長的職位,轉讓給眼前這
位有著稚氣行為,事實上卻能夠讓人完全信任和依賴的可靠後輩身上。


「這樣就好了。」諏佐只是很簡單的回應了一句,接著仰頭望著從
天而下的雪花,輕聲的嘟嚷了一句:「…真想看到你擔任隊長時的
模樣啊。」

 
霎時,若松從鞦韆上跳了下來,踏了一大步,緊握著拳站在諏佐的
面前。諏佐對於若松一連串的舉動感到莫名,他帶有一絲疑惑的歪
起頭、諦視著對方。


「可以的!」若松炯炯發亮的雙眸,充滿決心的直視著諏佐。
「只要前輩願意,我很希望你能夠抽空回來看我們…!」起初
若松的語氣仍帶有滿滿的朝氣,可是話說到一半,自信卻漸漸從
體內消失,最後只是低聲的喃喃道:「只要…你願意……」


諏佐是不太清楚自己剛才的話語,是否令若松誤會了什麼。
他只是拿對方沒輒,沒力氣的笑了一下。


「…笨蛋,這還用問嗎?」諏佐站起身來,朝若松的方向走去。
接著,輕輕的撫著若松的髮,嘗試去除對方心中的不安,
道:「就算你沒這樣說,我還是會回去探你們的,不用那麼緊張。」


「可是…!」若松欲言又止。光是想到未來幾個月,前輩
他們的身影便不會在球場上上出現,內心深處隨即有種被
挖空的感覺。明明已做好心理準備,可是當現實來到眼前,
卻是另一回事。即使有所覺悟,還是沒法從灰色地帶逃脫
到充滿光彩的地方。


驀地,若松感覺到臉頰有著濕潤的感覺。起初還以為是雪
花落在臉上,因為遇到人體暖溫的關係,而變成水分落下。
然而,緊接下來的是從胸口傳來的陣陣痛楚,彷如有人在
體裡將自己的心臟緊握住不放般的難受。意識到原來自己
在哭泣,兩手立刻擦拭著臉上的淚水。唯獨不想讓諏佐看
到那麼丟人現眼的模樣,害怕對方會因為這樣而嫌棄自己
不夠中用。


平日那麼堅強的若松,如今竟然在諏佐面前展露脆弱的一面。
他二話不說將若松整個擁進懷中,他輕吻著若松的眼眸,藉
由吻去對方的淚水。接著再將唇滑落至對方的鼻樑,輕輕的
磨蹭了一下後,再吻住若松的唇。


若松並沒有作出任何反抗,他緊緊的擁著諏佐的背部,享受
著對方為他帶來的所有溫暖。待諏佐的嘴唇離開自己的後,
若松馬上將頭伏在對方的肩窩放聲痛哭。因為抽泣的關係,
使整個人微微的顫抖著。


「…孝輔,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諏佐靠向若松的耳邊
低語,希望能消去對方心中的所有不安。「不論去到哪裡,
我們都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彷彿跟這場雪一樣,每年都會在相同的季節落下。兩人的羈
絆也一樣,不會因為地域、或是時間,而沖淡了彼此的關係。
不論在任何季節、任何地方,兩人的頻率依舊是一致的。即
使相隔兩地,只要心的距離沒有拉開,去到哪裡,兩人的關
係仍然不會有任何改變。就像冬季的雪一樣,不會因為其他
因素,而不再落下。


「前輩…」縱然聲音早已哭得沙啞,若松還是想要將心中的
答案,用自己的力量傳遞給諏佐:「…我不會、忘記你的……」


聽到若松這樣說,諏佐擁著若松的力度變得更緊,想清楚讓對
方知道,自己會一直伴在他身邊。


「我也是。」諏佐輕柔的將手指插進若松的髮絲間,把對方的
頭部按在自己的肩膀,然後說道:「絕對不會。」


其後,兩人便沒再說話,只感受著彼此之間的溫暖和思緒。
如今,公園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心跳聲,以及雪落在地上
的聲音。除了紛紛落下的雪花,在這裡,更有著兩人彼此之
間無法劃破的約定。


-Fin-




【後記】
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更新我這宇宙級懶人$%#^^!(X
因為諏佐前輩並沒有太多設定詳情,
當初寫這個配對真是遇到很多瓶頸orz
↑例如一直卡在諏佐的對白中,不停在想這樣會否崩了他的orz
雖然現在我筆下的諏佐還沒完善/////
不過個性溫柔體貼,不會明說出來只會默默付出的諏佐,
真是最喜歡了////希望能夠順利帶出這點//////
除了青峰這個小屁孩,在我筆下都沒有其他小攻
有吻過若松//////(你也只寫過黑若而已吧!
老實說,我真是對諏佐若挺私心的//////
明明是初次登場的配對,若松已經被諏佐親親/////
重點是,若松是心甘情願被前輩吻的啊哇哈哈!!
青峰你認命吧!這就是你的命運!(一秒被籃球砸死
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諏佐若吧/////\下次再見/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