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 Rabbit【青若】

青若hw
【插花由嵐草提供】


「青峰你這混蛋不要隨便亂碰我家裡的東西!」

  
原本謐靜彌漫在客房的空氣之間,卻在瞬間被若松的怒吼聲打破沉默。


不知道是因為跟這臭小子是天生宿敵,還是天意弄人的關係……
就連倒霉的日子都相同。在昨日起床,若松的頭部竟然長了不應在
人類身上出現的兔耳。正糾結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時候,青峰便來敲
若松家的大門。幸好當時家裡沒有其他人在,不然讓家人看到這位
頭上長了狼耳的後輩,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你真的很煩,我喜歡做什麼也與你無關吧…?」青峰連看也沒
看若松一眼,自顧地開啟了電視的電源。


「這裡可是我家耶?!怎可能跟我無關?!」對方目中無人的態度
令若松氣上加氣,狠狠地瞪了青峰一眼,然後繼續說道:「如果昨
天不是看到你變成這副模樣,又楚楚可憐跑來求我借宿一宵,不然
也不會放你進來!」


「我才沒有求你好嗎…?」聽到若松的話後,緩緩地把頭轉向對方,
並深深嘆了一口氣,道:「只是若松前輩是考生,一般都會在家裡
呆著…就是因為這原因才來這裡。」


正當若松想要反駁青峰的話,兩人赫然聽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背景音樂
從電視傳出,不過畫面卻黑漆漆一片,完全不知道在放什麼。


「青、青峰……你這傢伙剛才按了什麼…?」若松的兔耳頓時垂了
下來,同時下意識坐在沙發,好奇地緊盯著對方手上的遙控器。


「沒有啊…只是打開電源而已。」青峰也很好奇為什麼電視突然會
播出這種詭異的音樂,其後按了遙控器的按鍵,發現別的頻道同樣
是這個只有黑色畫面和放著怪異音樂的節目。


「…那直接關掉算了…」若松打算站起身準備關掉電視,卻在剎
那間,一位滿臉鮮血、披頭散髮的女生在電視的畫面冒出,然後
瞪大通紅的雙眼,緩緩說道:『…我正在你的背後…看…著…你…
喔……』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青峰和若松的尖叫聲幾乎響徹整個屋子,腦袋還沒想到該做什麼,
兩人已無意識地緊緊的擁在一起。


「笨、笨蛋!遙控器在哪啊?!」若松慌亂地四處張望。


「天曉得!你剛才不是一直嚷著說要關掉,現在直接切斷電源就好啊!」


「你這!」被自己最討厭的人命令,心裡不由得產生不甘和厭惡的感覺,
但在這情況下又不得不照著對方的說話去做。最終還是心不甘情不願,
踩著大步將電視關掉。


青峰默默注視著若松的背影,回想到剛才兩人狼狽地依偎在一起的樣子,
不由得露出一個調侃的笑容。


「哈,沒想到前輩那麼害怕咧。」雖然自己也是,但就是想單方面捉弄
對方,而且大概猜到這傢伙的反應是什麼。


「才沒有…!」若松故意背對著青峰,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生理反應卻把
他出賣。


…..果然如此。


「假如沒有,你頭上的耳朵就不會一直警惕的豎起來。」青峰站在若松
身後,並戳了一下對方的兔耳。


眼看若松敏感地抖了抖兔耳,青峰改為輕咬著它。


「……讓我來幫前輩轉移注意力吧。」語落,青峰施力將若松壓在沙發。

 
霎時,一股重量覆上若松的背部,他轉過頭疑惑地盯著青峰。


「怎、怎了…?」


「很害怕嗎?」青峰直接將自己身上的黑色背心脫下來,綁住對方的雙眼。


「你這傢伙在做……」若松話還未說完,便先被青峰給打斷。


「前輩不用害怕啊。」


以免若松將背心鬆下來,青峰單手壓住若松的雙手,其後另一隻手
拉起對方的衣服,並輕輕觸碰著腹部。


「待會我就令你忘記剛才那件可怕的事。」


若松的雙眼被蒙住,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再加上剛才那個恐怖的畫面
仍然深深地刻畫在自己的腦海,使心裡的不安變得越來越大。


「青峰…?」試著喚對方。


青峰用手從若松的腹部撫至胸部,然後輕柔地撫弄著對方胸前的突起。

   
像電流般的酥麻感瞬間傳遍若松全身,霎時不適應這個格外溫度的觸感,
使整個人不禁顫抖了一下。


「青、青峰……!」若松知道對方正觸碰自己,但當喊名字卻沒有任何
回應,有一種空洞的感覺從內心深處逐漸湧現而來。


青峰聽到若松的語氣變得不太對勁,頓時停下手上的動作。朝對方的方
向望去時,方才發現若松的背部正微微抖著。青峰二話不說伸手解開蒙
住對方雙眼的背心,看到對方的眼角淌下淚水,使青峰吃驚地瞠大雙眼。


「喂……」


「你這混蛋!」若松拿起沙發上的枕頭,使盡全身的力氣甩向青峰,
其後將枕頭放回沙發,並把臉埋進枕頭裡。


「…笨蛋,不要哭啊。」青峰有點傷腦筋的望著若松,大手揉了一下對
方的後腦,然後撐起身,改為睡在若松身旁。


「要是你說出去,我絕對會殺了你!」若松沒有抬起頭來,依舊把臉藏
在枕頭,使平日聒噪的說話聲帶點含糊。


「誰會說啊…?」青峰沒好氣地吐了一口氣,接著將若松緊緊的擁在自
己懷中,希望自己的溫暖能夠傳達給對方,消除他心中的冰冷。


或許因為剛才不停被嚇到、和動了很大的怒火,消耗了自己不少的體力。
不到一會,若松不經不覺已進入夢鄉。


青峰揚起笑容、無力地搖了搖頭。明明是個子高大、臉又長得有點兇的
傢伙,如今卻像隻溫馴的白兔伏在自己的懷裡入睡。


「晚安,前輩。」彷如羽毛落下般的輕柔撫摸著若松淡黃色的髮絲,
吻了一下對方的兔耳後,自己也跟著安穩入睡。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