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 Rabbit【青若】

青若hw
【插花由嵐草提供】


「青峰你這混蛋不要隨便亂碰我家裡的東西!」

  
原本謐靜彌漫在客房的空氣之間,卻在瞬間被若松的怒吼聲打破沉默。


不知道是因為跟這臭小子是天生宿敵,還是天意弄人的關係……
就連倒霉的日子都相同。在昨日起床,若松的頭部竟然長了不應在
人類身上出現的兔耳。正糾結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時候,青峰便來敲
若松家的大門。幸好當時家裡沒有其他人在,不然讓家人看到這位
頭上長了狼耳的後輩,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你真的很煩,我喜歡做什麼也與你無關吧…?」青峰連看也沒
看若松一眼,自顧地開啟了電視的電源。


「這裡可是我家耶?!怎可能跟我無關?!」對方目中無人的態度
令若松氣上加氣,狠狠地瞪了青峰一眼,然後繼續說道:「如果昨
天不是看到你變成這副模樣,又楚楚可憐跑來求我借宿一宵,不然
也不會放你進來!」


「我才沒有求你好嗎…?」聽到若松的話後,緩緩地把頭轉向對方,
並深深嘆了一口氣,道:「只是若松前輩是考生,一般都會在家裡
呆著…就是因為這原因才來這裡。」


正當若松想要反駁青峰的話,兩人赫然聽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背景音樂
從電視傳出,不過畫面卻黑漆漆一片,完全不知道在放什麼。


「青、青峰……你這傢伙剛才按了什麼…?」若松的兔耳頓時垂了
下來,同時下意識坐在沙發,好奇地緊盯著對方手上的遙控器。


「沒有啊…只是打開電源而已。」青峰也很好奇為什麼電視突然會
播出這種詭異的音樂,其後按了遙控器的按鍵,發現別的頻道同樣
是這個只有黑色畫面和放著怪異音樂的節目。


「…那直接關掉算了…」若松打算站起身準備關掉電視,卻在剎
那間,一位滿臉鮮血、披頭散髮的女生在電視的畫面冒出,然後
瞪大通紅的雙眼,緩緩說道:『…我正在你的背後…看…著…你…
喔……』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青峰和若松的尖叫聲幾乎響徹整個屋子,腦袋還沒想到該做什麼,
兩人已無意識地緊緊的擁在一起。


「笨、笨蛋!遙控器在哪啊?!」若松慌亂地四處張望。


「天曉得!你剛才不是一直嚷著說要關掉,現在直接切斷電源就好啊!」


「你這!」被自己最討厭的人命令,心裡不由得產生不甘和厭惡的感覺,
但在這情況下又不得不照著對方的說話去做。最終還是心不甘情不願,
踩著大步將電視關掉。


青峰默默注視著若松的背影,回想到剛才兩人狼狽地依偎在一起的樣子,
不由得露出一個調侃的笑容。


「哈,沒想到前輩那麼害怕咧。」雖然自己也是,但就是想單方面捉弄
對方,而且大概猜到這傢伙的反應是什麼。


「才沒有…!」若松故意背對著青峰,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生理反應卻把
他出賣。


…..果然如此。


「假如沒有,你頭上的耳朵就不會一直警惕的豎起來。」青峰站在若松
身後,並戳了一下對方的兔耳。


眼看若松敏感地抖了抖兔耳,青峰改為輕咬著它。


「……讓我來幫前輩轉移注意力吧。」語落,青峰施力將若松壓在沙發。

 
霎時,一股重量覆上若松的背部,他轉過頭疑惑地盯著青峰。


「怎、怎了…?」


「很害怕嗎?」青峰直接將自己身上的黑色背心脫下來,綁住對方的雙眼。


「你這傢伙在做……」若松話還未說完,便先被青峰給打斷。


「前輩不用害怕啊。」


以免若松將背心鬆下來,青峰單手壓住若松的雙手,其後另一隻手
拉起對方的衣服,並輕輕觸碰著腹部。


「待會我就令你忘記剛才那件可怕的事。」


若松的雙眼被蒙住,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再加上剛才那個恐怖的畫面
仍然深深地刻畫在自己的腦海,使心裡的不安變得越來越大。


「青峰…?」試著喚對方。


青峰用手從若松的腹部撫至胸部,然後輕柔地撫弄著對方胸前的突起。

   
像電流般的酥麻感瞬間傳遍若松全身,霎時不適應這個格外溫度的觸感,
使整個人不禁顫抖了一下。


「青、青峰……!」若松知道對方正觸碰自己,但當喊名字卻沒有任何
回應,有一種空洞的感覺從內心深處逐漸湧現而來。


青峰聽到若松的語氣變得不太對勁,頓時停下手上的動作。朝對方的方
向望去時,方才發現若松的背部正微微抖著。青峰二話不說伸手解開蒙
住對方雙眼的背心,看到對方的眼角淌下淚水,使青峰吃驚地瞠大雙眼。


「喂……」


「你這混蛋!」若松拿起沙發上的枕頭,使盡全身的力氣甩向青峰,
其後將枕頭放回沙發,並把臉埋進枕頭裡。


「…笨蛋,不要哭啊。」青峰有點傷腦筋的望著若松,大手揉了一下對
方的後腦,然後撐起身,改為睡在若松身旁。


「要是你說出去,我絕對會殺了你!」若松沒有抬起頭來,依舊把臉藏
在枕頭,使平日聒噪的說話聲帶點含糊。


「誰會說啊…?」青峰沒好氣地吐了一口氣,接著將若松緊緊的擁在自
己懷中,希望自己的溫暖能夠傳達給對方,消除他心中的冰冷。


或許因為剛才不停被嚇到、和動了很大的怒火,消耗了自己不少的體力。
不到一會,若松不經不覺已進入夢鄉。


青峰揚起笑容、無力地搖了搖頭。明明是個子高大、臉又長得有點兇的
傢伙,如今卻像隻溫馴的白兔伏在自己的懷裡入睡。


「晚安,前輩。」彷如羽毛落下般的輕柔撫摸著若松淡黃色的髮絲,
吻了一下對方的兔耳後,自己也跟著安穩入睡。

若松的男友球衣【青若】

若松紅透著臉,緩緩地從青峰的房間外探出淡黃色的腦袋。

「喂...我、我好了喔......」此時才發現平日穿著的球衣是那麼短,
即使拼命拉著下襬,大腿以下的部分還是一覽無遺。

「喔...?終於。」青峰眼看對方宛如在陌生地方變得不知所措的小貓,
使自己嘴角的弧度變得微微上揚。

「前輩,有樣好東西想給你看,你先過來我這邊。」青峰不懷好意地賊笑著。

「真是的...也不知道要我穿著你的球衣是想怎樣...」踏進對方的房間後,
當衣服以外露出的肌膚接觸到從空調傳來的涼氣,身體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那麼,你想讓我看什麼?」雖然剛才念念有詞,最後還是聽青峰的話走向對方。

看到若松乖乖的站在自己面前,青峰立刻將人往自己的方向拉,
使若松失去平衝,令整個人跌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前輩...你還真好騙。」曖昧地輕撫若松的大腿,
然後慢慢地撩起對方上身本應是自己的球衣。

青峰敏捷地將若松壓在床上,然後在對方的耳邊低語:「今晚就讓我享受一下吧...孝輔。」

語落,青峰便關掉身旁礙眼的台燈,然後毫不客氣地舔吻著若松的唇,
手同時不安分地伸進對方的衣服裡。

螢夜【青若】

青若12
【插花由嵐草提供】

在幽暗的夜裡,皎潔的明月為林中的一切染上一層淡淡的白光。
一位金髮少年僅憑那一絲淡薄的光芒在林中摸索著。

    
「青峰那笨蛋…!到底滾到哪裡去…?!」少年環視了一圈,
除了茂密的樹林外,都沒看到青峰的蹤影。

    
帶有涼意的晚風迎面吹拂著少年全身,在昏暗的環境下,
靠著月色的照明找到林中的湖。湖水猶如夜空的鏡子,
反映著空中所有事物的影像,令湖的表面泛起銀白色的光點。


他撥開灌木、跨過草叢,打算往湖走近一點的同時,看到
青峰雙手交叉在後腦,平躺在湖前方的草地。靛青色的髮絲
在夜裡顯得更為暗淡,仿佛與天上的顏色融合在一起。
金髮少年二話不說大步走向對方。

  
「明明在集訓,你這傢伙躺在這裡幹嘛?!」眼看青峰光穿
一件單薄的背心,下意識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朝對方的臉部扔去。


「要是不小心感冒,當心我宰了你!」雖然語氣略帶粗暴,但在話語
中卻隱藏著關心和掛慮。

 
這點青峰當然有看在眼底裡。


他默默的將臉上的衣服向下拉,懶洋洋地往金髮少年的方向看去。
  

「若松前輩…你說話的語氣那麼可怕,當心新來的一年級生全都被
你嚇跑喔?」嘴角揚起、露出一抹充滿玩味的笑容,故意用輕佻的
口吻揶揄對方。


「…還有你以為我是誰?我才不會因為這樣而感冒啦笨─蛋。」
維持著平躺在地的姿勢,用右手將蓋在自己上身的外套拿起來,
然後甩回給若松。
  

「…臭小子!」狼狽地接過青峰突如其來甩在自己身上的外套。
本想回罵幾句,不過想到現在擔任隊長一職,如果跟以往一樣像
小孩子般繼續與對方爭辯下去,實在太沒隊長的風範。


若松閉上眼、嘆了一口氣,努力壓抑自己心中的怒火,一屁股往
青峰身旁坐下來。


月色逆光映照在兩人身上,青峰瞥了一眼側面泛發著白光的若松,
隨後把目光從對方身上移開,繼續凝眸著夜空中的景色。


微風掠過,湖水泛起陣陣漣漪,映照在湖面的倒影隨水上下波動。
若松屈曲著雙腳,將手肘放在膝蓋,悶悶地支著頰,歛下雙眸諦視著
在瞬間變得模糊不清的白色淡光。


「……每次仰望天空,就覺得自己只是一個渺小的存在啊。」青峰突然
打破沉默,喃喃自語地低語。雙眼卻不離夜空一眼,依舊像要尋找什麼
似的,緊盯著不放。

   
若松從沒想過對方願意跟自己說這些話,一種奇妙的感覺一點一滴從心中
慢慢滲透而出。腦海霎時變得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怎了?」注意到若松呆愣的表情,不禁挑眉望向對方。

 
對方這樣問道,若松瞬間從錯愕中抽離出來。


「這句話由你口中說出來,真是有夠不自然。」若松不忘潑青峰
一盆冷水,順帶掩飾著心情。


「那我先回去了,待會趕緊來練習!」像是要逃避什麼似的,若松
趕緊站起身來,打算舉步離開。


就在那一瞬間,青峰頓時緊抓住若松右手的手腕,不讓對方離去。


「你這傢伙…!」當轉頭瞪著青峰,赫然察覺到林中周圍閃爍著黃綠色的亮光。


起初數量不多,但隨著時間流逝,一閃一爍的亮光逐漸升起,點綴著黑夜的林中。

 
「喂青峰!快來看看!」剛才的事馬上煙消雲散,歡愉的情感使若松
忘記自己的手腕仍被青峰抓住,下意識用另一隻手搖晃著對方的肩膀,
繼續道:「在城裡幾乎沒機會可以看到螢火蟲啊!我們真幸運!」

 
在充斥著黃綠亮光的夜裡,天上的夜空彷彿降臨在林中似的,使若松
不自覺地將雙手攤開,希望這些小光點能像雨水般落在自己身上。

 
「…前輩,你的智商還停留在孩提時代嗎?都高三生了就不要露出這種
幼稚的表情吧。」看到若松難得在自己面前流露天真瀾漫的神情,忍不住
譏諷對方一句。

 
「吵死了!與其說我幼稚,倒不如說看到這畫面依舊無動於衷的你
比較有問題吧!」怒火最終還是冒在心頭,若松吼叫的聲音零落在
林中的每一處。

 
看到若松因自己的話變得氣急敗壞,青峰不禁撇過頭笑了一下。

 
「…有什麼好笑的?」挑眉,怒目瞠著青峰。

 
「沒有沒事。」揚起微笑,隨意敷衍若松一句。

 
青峰的目光繼續停留在四處舞動的螢火。明明是個美不勝收的夜景,
自己卻無法打從心底高興起來。如果有人問青峰看到螢火的時候會聯
想到什麼,他在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的答案就是時間短暫。恰巧多過
幾個月若松也得畢業離開學校,現在的情景就像暗示兩人的羈絆即將
結束,使青峰無法控制內心,心頭無意識地揪了一下。


不理會若松向自己投來不解的目光,將手上的力道稍為施加一些,好
讓對方記起仍緊握著他的手。


「……前輩,當你畢業離開學校的時候,會有什麼感覺?」青峰靛青色
的眼眸映射著黃綠色的光點,眼神顯得特別深邃。


青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場,令若松不自覺想要縮手,不過對方絲毫沒有
退讓,仍然緊握住自己的手不放。若松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向青峰,發現對
方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馬上別開視線,低頭望著透著螢光的地面。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是青峰問自己,真是完全沒想過
這個問題。畢竟畢業是每個人必經的階段,再怎樣深究也無濟於
事……不過在那一刻,還可以那麼鎮定嗎…?想著想著,思緒逐
漸混亂起來。

  
若松含糊不清的語氣,使青峰嘆了口氣。


「前輩,讓我來親自找答案吧。」將手移到若松的手臂,然後輕柔地
往自己的方向拉,在對方唇上烙下深吻。


瞬間,若松馬上緊抓住對方胸前的衣服,試圖推開對方。不過青峰沒讓
若松留有一絲機會,他馬上環住對方的腰間,就勢用舌尖分開了對方的
雙唇。在對方快要透不過氣來,方才依依不捨拉開距離。

    
眼看若松紅透著臉,用手捂住嘴唇藉由掩飾自己凌亂的喘息,青峰心感
滿足地揚起笑容,同時牽起若松的手,帶著對方邁步離開叢林裡。

   
若松被這意外的狀況嚇得當場愣住,青峰的一舉一動都使人費解。上一
秒對自己惡言相向,下一秒卻可以有所轉變。這種像雲一樣捉摸不定的
態度,令若松的眉頭蹙得更深。


「喂…你這傢伙怎麼了?」探頭張望青峰的表情。


「啊?前輩剛才不是一直嚷著說要離開?現在我就如你所願帶你離開
啊。」腳步沒有因為若松而停下來,青峰瞥了對方一眼後,眼神渙散
的望回前方,喃喃地低語道:「……嘛,何況我也找到答案了。」


「哈啊?什麼答案…?」對方的回應令若松摸不著頭腦,不禁皺著眉盯著青峰。


「……這你不用管也可以。」毫不在乎地聳了聳肩,以輕描淡寫的語氣
繼續說道:「是說前輩的動作可以快點嗎?不要忘記你現在是隊長喔?」


「嘖…!還不是你這傢伙的錯!」青峰的態度使若松的火氣立刻
涌上心頭。正想盻著青峰,猛然發現視線得微微往上,方才可以
正眼看著對方。


「……咦?你這傢伙是否變高了?」仔細打量著青峰的身高,感到不可
思議的,低低聲喃喃道:「現在比我還要高啊……」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看到若松像小孩子般發現新事物的表情,使青峰
不禁笑了出來。


「你說什麼…?!」起初打算將自己的怒火表現給青峰看,但當注意
到對方臉上的笑容,如同冷卻器般,令若松的火氣漸漸熄滅。


青峰的笑容牽動了若松的思緒,用拳頭輕輕碰了一下對方的手臂,自己
的臉上也不由得浮現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說道:「少囂張了…!」


眼角餘光瞄到若松的笑臉,令青峰笑得更開懷。螢火之光彷如記憶碎片,
兩人在每個角落灑下的痕跡,這些小光點都會記錄下來。


或許因為前輩的笑顏,對螢火蟲有所改觀吧……


青峰仰望夜空微笑了一下,十指緊扣緊握著若松溫暖的手,穿梭在猶如
燃點新的開始的林中,尋找兩人未知的道路。


螢火維持的時間雖然短暫,但在剎那閃過的光,卻耀眼得使人難以遺忘。
即使多過十年、二十年、抑或是未來,這晚絢爛的螢夜,依舊能藏在兩人
心中,並化為只屬於彼此獨有的回憶。

輪【青若】01

青若13
【插花由嵐草提供】

「大輝、喂──起來啊,大輝!」透過從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線,
少年的金髮顯得更為奪目。

   
青峰大輝沒理由不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雖然自己不常去練球,
但在比賽中還是會聽到。再說,這種令別人的耳朵造成滋擾的聲
線,尤其容易令人銘記在心。


不過最奇怪的地方是…這傢伙的聲音不像以往那麼聒噪,反而還帶
有一絲溫柔…是自己的錯覺嗎?…還是在不經不覺間已經習慣了…?

   
......嘖、可別開玩笑…我才不會去習慣這種東西…!

   
霎時,青峰感到有一股壓力從身上傳開,他把蓋住臉的黃色雜誌拿開,
只看到那位金髮少年跨坐在自己的腰間,然後將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上。
他好奇地瞄了一眼,方才發現對方只穿著一件剛好蓋住下身的白襯衫。
同時亦因在陽光線下,能夠若隱若現看到金髮少年上半身的肌膚。

   
青峰嘴角的弧度微微上翹,毫不在乎地將手從後伸進對方的衣服裡頭。
雖然對方確實是個惹人厭的傢伙,但他深信,光是看到這副模樣,不管
是誰已足以令自己有感覺了吧…?

   
他靠向金髮少年,並用低低磁性的聲音在耳邊低語:「若松前輩,你知道
在我面前穿成這樣的代價…是什麼嗎?」


青峰故意輕咬若松的耳垂,看到對方光是這樣臉已紅得像火燒雲似的、
身體亦因此而顫抖了一下,他清楚知道自己沒辦法停下來。


「做好覺悟吧…前輩,誰叫你要穿成這樣?…這可是你自找的喔?」
手邊的動作沒有因為若松而停下來,說白一點,這樣的反應反而使自
己慾望大增、想要得到更多。青峰只自顧地啃咬著對方的脖邊,手同
時伸到對方的胸前,用不小的力道揉著胸前的突起。若松的喘息聲慢
慢傳入青峰耳中,而他亦因此心感滿足地賊笑著。

  
……嘛,已經停不下來了。


令人煩厭的鐘聲在耳邊迴響著,青峰不耐煩地直接將放在床頭的鬧鐘掃在地上。


「…煩欸……」不理會因掉在地上而停止響鬧的鬧鐘,他胡亂地搔了搔
自己靛藍色的髮絲,正打算坐起身離開床舖之際,感覺到自己身下變得
異常腫脹。他緩緩地將手探進褲子,然後瞥了裡頭一眼,不由得蹙起眉頭。


青峰當然不會因為自己的生理反應而感到懊惱,令他真正厭煩的是
剛才那個使人作噁的夢,如今竟然猶如雕在石碑上的字深深地刻畫
在自己的腦海當中。


明明是莫不關心、完全不放在眼內的對象,怎可能會出現在夢境裡…?
還要是這類型的夢……連自己也搞不清楚這情況到底想怎樣,青峰用力
甩了一下頭部,希望能夠清醒過來。


當青峰站起身來的時候,突如其來靈光乍現,像是想到什麼好點子似的,
嘴角不自覺地浮現令人戰兢的笑容。

  
「…前輩,你今天是真的完蛋了……」拖著蹣跚的腳步,邁步走向門口。
  

「…就怪自己害我做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夢吧。」丟下這句話後,
青峰便舉步離開,滿心期待地前往學校。

日光樂聲

一位褐髮少年口張得大大的打著呵欠,將電吉他隨便放在桌上後,
上半身往沙發向後一仰,把兩手交叉放在後腦勺,懶洋洋地平躺在
沙發上,默默注視著由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線。

  
身旁的黑髮少年受不了對方慵懶的身姿,白了對方一眼後,便擅自
拿起在桌面上的電吉他,隨意彈奏著以往學過的樂曲。

  
瞬間,在謐靜的氛圍下,電吉他聲在空氣中零落而出。褐髮少年隨
即往黑髮少年的方向望去,但在對方意識到自己的視線前,馬上別
過視線望回窗外。

  
黑髮少年察覺到對方的反應,赫然停下手上的動作,並錯愕了一下。
當回過神來時,便揚起笑容,右手繼續輕輕地撥動著弦線。
  
  
褐髮少年沒有因為對方的停頓而將視線落在他身上,基於什麼原因令
對方有如此的反應,自己亦心中有數。他明明沒怎樣在自己面前彈奏
過,但每一個音階卻是如此熟悉,是因為對方是老相識的關係嗎...?
褐髮少年在心中不禁產生疑惑。

  
不過,他不喜歡這種亂想一通,卻得不出任何答案的思考模式。褐髮少年
將腦海中浮現的問題,全都拋到九霄雲外,並繼續專注在黑髮少年所彈奏
的樂聲之中。

  
伴隨輕柔的音樂聲,兩人感受著從風扇吹來的涼風。現在猶如身在幽靜的
林中空地,任由樹蔭下的陽光照射著自己般溫暖。彼此即使沒有交談,卻
可以透過樂聲傳達雙方纖細的思緒。

  
此刻,兩人同時掛著柔和的笑容,並以對方無法聽到的聲音笑著。
Search
Link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